首页 > 现代言情 > 嚣张萌宝:傲娇妈咪快投降
第一章  哀莫大于心死
    累了一天,刚从医院回到家,在玄关处,安琪就发现了一双不属于自己的红色高跟鞋。看来,自己那个所谓的丈夫,又不知道带了哪个女人回家。

    虽然她已经习惯,可是,心,还是没由来地一阵生疼。

    她换好拖鞋,轻轻地准备上楼去,想看看,楼上是什么样的风景。

    此时,楼上主卧。

    “寒……给我……”叶琳娇媚地用自己的红唇去抚摸着闫墨寒那性~~~感的胸膛,娇滴滴地说道。换做是其他男人,早已忍不住,可是这个她最想征服的男人,却对她无动于衷。他把她推开,冷冷地说道:“叶琳,看在你哥哥的份上,今天,就当你没来过!穿上衣服,出去!”

    “寒……为什么这么狠心?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听到闫墨寒的话,叶琳的眼泪,簌簌地流下了。她的心,抽痛不已,可是没办法,她就是这么沉沦了。但是,闫墨寒却对她视而不见。

    即便这样,叶琳还不死心,她哭着控诉道:“寒,你明明就不喜欢那个女人,为什么不跟她离婚?为什么还让她占着闫太太的位置?”

    “叶琳,我和她的事,不许任何人妄加言论!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听你说这件事!”听到叶琳的话,闫墨寒的脸更黑了。他的声音,深冷的仿佛九天玄冰。

    饶是叶琳再大胆,也感觉脊背上一阵冰冷的寒意升腾起来,她不敢继续招惹他。于是,慢慢拾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离开。

    这时,安琪已经慢慢地接近主卧。在她推开门的一刹那,闫墨寒突然把身上的浴袍扯开,一翻身,主动抱住了已经下床的叶琳,把她拉到床~上,翻身压住她,喘着粗气,说道:“你这个勾人的小yao精!”

    叶琳不知道安琪在门口,她以为,闫墨寒舍不得她离开,因此,她的心里,简直乐坏了。

    而安琪看到那一幕,再听到那句只属于亲密爱人之间的情话。她只感觉自己的心,顿时碎了一地。她重重地把门关上,转身跑下楼去了。

    她刚转过身,闫墨寒马上就放开了叶琳。然后整理好浴袍,出门了。

    叶琳听到关门声,这才知道,闫墨寒是在利用她,虽然心里很懊恼,但也只好起来,整理好衣服,跟着出门了。

    来到楼下,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安琪。叶琳心里很不爽,于是,挑衅地叫了一声:“闫太太!好久不见!”看她高傲地像只花孔雀的样子,安琪怎会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虽然自己心里难过的要死,但表面上,她还得装着若无其事。俗话说的好,输人不输阵。

    只见她优雅地拿起茶几上的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百元钞票,递给叶琳,微笑着说道:“叶琳小姐,今天辛苦你啦!这是你的酬劳!”

    叶琳不知道安琪究竟唱的是哪一出,她一时间有些错愕。安琪见她站着不动,就继续微笑着说道:“怎么,不够吗?看来,叶琳小姐的价钱还不低啊!”这下,叶琳顿时明白了安琪的意思。她没想到,安琪会这么羞辱她。于是,她一把抓住安琪的手,愤怒地说道:“安琪,你什么意思?!”

    第二章 离开

    看着自己手腕上那只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安琪心里一阵厌恶,她就不明白了,叶辰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妹妹。她轻笑着说道:“叶小姐,我说的还不够明白?这是你的酬劳啊!我丈夫也是有身份的人,总不能女票女支不给钱吧!那传出去,让我们闫家的面子往哪放呀!”

    “你……”叶琳气得浑身发抖,她本想给安琪难堪的,没想到,最后,被羞辱的却是自己。

    闫墨寒站在楼梯口,悠闲地看着这两个女人,心里一直在笑,他这个所谓的太太,看来还真厉害。自己之前真是小瞧她了。

    叶琳本以为,看在哥哥的份上,闫墨寒会帮她说句话。可这个狠心的男人,却只是一直在旁边看笑话。她的心里,对安琪就更加地憎恶了。于是,伸出另外一只手,就想给安琪一个耳光。可是,她的手还没挨着安琪的脸,就让闫墨寒给抓住了。

    “滚!”闫墨寒的声音,仿佛是来自地狱一般。见闫墨寒这么帮着安琪,叶琳心里虽然更恨,可是却断然不敢再造次,于是,这才松开安琪,三步并两步,跑到门口,换上鞋子,离开了。

    叶琳走之后,闫墨寒也想转身上楼。他一分钟都不想和安琪多呆。但安琪却拦住了他。然后,从包里拿出两份已经签完字离婚协议书,递给他,淡淡地说道:“签了吧!”

    闫墨寒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看她这样子,似乎早准备好了。他着实愣了十秒,这才慢慢地拿起协议书,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安琪主动要求净身出户。这倒是很出乎他的意料,在他看来,安琪当初嫁给他,就是为了钱。

    不过,她主动提出离婚,倒是遂了他的意。于是,他看完之后,马上拿起笔,潇洒地签上了他的大名。

    安琪以为,结婚一年多,他对她,至少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感情。可是,看着这个男人签字时的潇洒,她真是心如死灰了。从此,他们就真的再无半点瓜葛了。

    这样也好,让自己早点死心。想到这,安琪马上上楼,收拾好衣物,离开这个再也不属于她的家了。

    很快安琪就收拾好行李下楼了。看着安琪身后的行李箱,闫墨寒心里感觉怪怪的。于是,他就找茬,说道:“不是说净身出户吗?那这些东西……”

    安琪没想到他能这么狠心,于是,放下行李箱,打开,取出自己的证件,然后,佯装微笑地说道:“闫先生,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闫墨寒没有再留下她的理由,于是,点点头说道:“走吧!”

    安琪虽然心在滴血,但还是继续保持着笑容:“再见!哦,不对,闫先生肯定是希望我们再也不见!”说完这句之后,安琪就大跨步走出这个再也不属于她的家了。

    看着安琪的背影渐渐消失,闫墨寒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为了排解心里的郁闷,他干脆上楼,处理公事了。

    安琪走出客厅之后,一步三回头,就希望闫墨寒能追出来。可是,一直到她走出院子,拦到出租车之后,都还没看见闫墨寒的身影。她就知道,他们真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