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
第四章   再次相遇
    傅斯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长腿一抬,漫步走到严温夏面前,倾身贴到她的耳畔。
    “商祺是不可能会管严家的,而我可以帮你。”傅斯年笑了笑,朝她耳边轻轻说着。
    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萦绕在严温夏鼻翼,她皱着眉心后退两步。
    严温夏心里清楚,父亲走后,严家就一直依附于商家,如果这次不做假账的话,严家这次就真的可能完了。
    可她却别无选择。
    严温夏捏了捏拳头,冷冷看着傅斯年,半晌,贝齿微启,“说说你的条件吧。”
    她如今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天真单纯的女孩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她这几年来在商家深有体会。
    果然,傅斯年向前走了几步,再一次拉近了和严温夏间的距离,低声在她耳边说到,“半年前的那一夜令我回味无穷,如果你可以……”
    严温夏被他的话给气到了,白着脸将他推开,“傅斯年,你这人真卑鄙。”
    严温夏是真的要疯了,眼睛也因为委屈而变得通红起来。
    不管在商家怎么委屈她都可以忍,但他傅斯年却不可以这么侮辱她。
    因为是他毁了她原本应该幸福的生活。
    然而,傅斯年却耸耸肩,理了理身上有些散开的睡袍。慵懒的看着严温夏,“先别急着拒绝,你会答应我的。”
    严温夏气得有些想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甩开手,严温夏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傅斯年懒散的声音,“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考虑清楚的话再来找我。”
    门口,方林雅挺着背直直的站在那里,看见她走了出来,依旧淡淡的开口,“严总要去哪?我们可以送你过去。”
    严温夏本来想说不必的,但想了想自己没有开车过来,只好让她们将她送到了自己家中。
    严温夏一进门,就直接冲进了厕所。
    厕所狭窄的空间里传来她嘤嘤的抽泣声。这么久以来的逼迫和忍耐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两个小时后,严温夏擦干眼泪,装作坚强的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回到屋,却看到商祺和柳丽娜赤身裸体的相偎在床上,衣服乱七八糟的散落在四周,连空气里也弥漫着糜烂的气息。
    看到严温夏走了进来,商祺浓浓的眉毛高高向上挑起,有些不悦的开口到,“你回来干嘛?”
    声音清冷陌生。
    听得严温夏心口一痛。
    她是他的妻子啊,如今却看着他怀里抱着其他的女人。
    严温夏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床上不着寸缕的两人,勉强压抑下心里的伤痛,冷冷的说到,“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祺,你和她有什么好商量的呀。”床上响起柳丽娜娇柔妩媚的声音,“就算是有,肯定也是为了严家的事来的。”
    “这是我和商祺之间的事,还轮不到柳丽娜你开管。”严温夏贝齿紧紧咬着下唇,蹙眉看着柳丽娜。
    如果不是这个矫揉造作的女人,她和商祺之间也许就不会变成这样。
    “我就知道你嫁给祺是想要商家帮你们严家,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
    “好了。”商祺看了眼喋喋不休的两人,等到她们都不说话了,才纠结的看了一眼严温夏,终于又开口,“从你进商家开始,我就一直在帮着严家,我也全是仁至义尽了,以后有什么事你也不用来找我,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语气冰冷,态度冷淡,听得严温夏胸口更加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