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
第五百一十六章傅斯月回国
    知道江枫对魏心雨一见钟情,大家都有了促成的心思。
    只是魏心雨现在的状态,虽然如同孩子一样懵懂,可并不代表她的智商下降到了孩童的水平。
    就算无法恢复记忆,只要加强训练,她很快就会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
    正因为她如此特殊,严温夏才有所担心,只知道弹钢琴不懂谈感情的江枫会不会无意中伤害到她。
    严智承拍着胸脯说道:“让我去,我跟江老师好好聊聊。”
    袁回失笑:“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还是让斯年去找他谈谈吧。”
    严智承自告奋勇:“我和爹地一起去,江老师最听我的话了,爹地一个人去肯定搞不定。”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傅斯年只能带着严智承一起去找江枫谈话。
    一看见傅斯年,江枫顿时紧张起来。
    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护在魏心雨的面前:“傅斯年,我警告你,不要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这个女人,我已经预定了!你想脚踩两条船,我可不答应!她的幸福,只能由我来守护!”
    傅斯年无语,淡漠地扫了他一眼,随后对严智承说道:“你跟他谈。”
    这么中二的人,实在是没兴趣跟他说话,还是交给孩子更容易沟通。
    严智承上来拉着江枫往外走:“江老师,你出来嘛,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江枫赖着不走:“不行,我要看着他。”
    就刚才这么一会儿独处的时间,他和魏心雨两个人都觉得很愉快,果然有钢琴做桥梁,特别容易沟通。
    好不容易才在魏心雨那里获得了一点好感度,要是让傅斯年一掺和,说不定就前功尽弃了。
    傅斯年冷冷一句:“要让心雨赶你出去吗?”
    严智承果断地拉着江枫往外走:“江老师,再不出来你可就要后悔了,心雨阿姨最听爹地的话了。”
    软肋被抓着,江枫不得不从。
    气哼哼地跟着严智承站到了走廊上:“小承,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你要好好地维护你父母之间的感情!”
    “可是现在,你在做什么?你竟然给你爹地和其他女人独处的空间,你这样对得起你的妈咪吗?”
    严智承哭笑不得:“江老师,你就不能让我说句话吗?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帮你追求师母了。”
    江枫果断闭嘴。
    严智承把魏心雨和傅斯年的事情快速地讲了一遍,最后说道:“心雨阿姨现在的状态你也看到了,她还没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江枫若有所思:“难怪她刚才就算很开心,也没怎么跟我讲话,原来是还没恢复语言能力。”
    严智承赶紧为她辩护:“心雨阿姨的智商没问题的,只是一切都要从头学起,她还没学好要怎么控制脾气,要怎么跟人沟通。”
    “但是她真的很聪明的,她才醒过来没多久,已经会说很多话,已经认识很多字了,她每天都在进步的。”
    江枫看他这幅焦急的模样,也明白了几分:“我懂,让你爹地放心,我一定会对她很有耐心的。”
    他走出去,对傅斯年说道:“我明白你们的顾虑,这一点不用担心,我江枫这辈子没对谁动过心,一旦喜欢上了,就绝不后悔。”
    傅斯年眉头微皱:“她现在什么都不懂。”
    严智承在一旁说道:“对啊,江老师,你现在要是把心雨阿姨骗到手的话,以后她懂事了就会觉得你是个大骗子。”
    江枫顿时不满道:“什么叫骗!我是真心的!”
    傅斯年漠然地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中没有任何情绪,可江枫偏偏从中察觉到了一丝警告。
    江枫赶紧表态:“我知道我知道,要对魏小姐有耐心嘛。为了向你们证明这一点,我决定了!”
    “我会等到魏小姐康复之后,再向她表白。在此之前,我会跟你们一起帮助她,这样行了吧?”
    傅斯年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终于有了一个相对妥善的解决方案。
    众人其乐融融,有人却不乐意了。
    “小姐,收到消息,严温夏已经回到A市了。傅总并没有打算跟魏心雨重新开始,他们两个已经尽释前嫌了。”
    傅斯月勃然大怒:“一个两个,全都是不中用的!”
    她立刻命人做好安排,乘坐最早的班机赶回国内。
    一天后,傅宅。
    陈冰冰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新的管家走过来向她请示:“太太,方少爷来了。”
    自从上次出事之后,这是方俊赫第一次来到傅宅。
    陈冰冰立刻站了起来:“快让他进来。”
    方俊赫在佣人的带领下,走进客厅。
    看见陈冰冰,不冷不热地打了个招呼:“傅太太。”
    陈冰冰的脸色一暗:“俊赫,你以前不是这么叫我的。”
    方俊赫浅浅地笑了一下:“以前是我不知礼数,自作主张喊什么伯母,对傅太太不尊敬了。”
    他脸上虽然正微笑着,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显然只是客套而已。
    语气中的疏离感,让陈冰冰觉得周身一冷。
    本以为有着两个孩子做筹码,方家迟早会任由自己拿捏,哪知傅斯月竟会任性到那个地步,亲自斩断自己的后路。
    陈冰冰仍是不甘心,仗着有两个孩子的血脉牵扯,还想把方俊赫和傅斯月凑在一起。
    说道:“月月昨天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想俊赫哥哥了,要是她知道你现在跟我这么生分,不知道会有多难过。”
    方俊赫听到这个名字,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尽。
    清冷地说道:“心妍说,她留了几个喜欢的玩具在这里,想让我拿回去。”
    陈冰冰一愣:“孩子以后不回来住了?”
    方俊赫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讽刺笑意,很快消失:“方家的孩子,既然傅家不珍惜,不如还是我亲自抚养的好。”
    对于陈冰冰来说,这两个孩子已经废了一个,还剩一个女孩子,留下来也没多大的意义。
    傅斯月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生儿子。
    只是这方家,难道要就这么松手么?
    正想着,门外传来佣人的一声惊呼:“小姐,你怎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