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
第五百一十七章大结局(上)
    傅斯月走进门来,一眼就看到客厅里站着的方俊赫。
    她刚要开口,想要冷嘲热讽。
    陈冰冰立刻上前,一把将她拉住了:“月月,你怎么回来也不跟先跟我打声招呼。”
    “你看,你跟俊赫这么有缘分,都没商量过,今天那么巧就遇到了。正好了,一会儿我让厨房多做几个菜,我们一起吃。”
    不等傅斯月说话,方俊赫就抢先道:“不用了,我收拾完东西就要走的。”
    傅斯月皱了皱眉。
    方俊赫向来追逐在她的身后,如果能有机会跟她一起吃饭,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怎么今天竟然是这种态度?
    傅斯月走上前,一脸不悦的问道:“怎么,跟我一起吃饭,让你觉得不舒服了?”
    方俊赫压根就没理她,直接上楼去儿童房了。
    傅斯月顿时勃然大怒:“他这是什么意思?竟然敢给我甩脸子了!”
    也不等陈冰冰阻拦,直接冲上楼去找方俊赫理论。
    陈冰冰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要跟上前去,傅斯月却猛然一个回头。
    用手指着她的脸,怒道:“你别跟过来!”
    傅斯月这会儿正在气头上,陈冰冰哪里敢惹她,只好讪讪的退下去了。
    傅斯月冲进儿童房,看到方俊赫正在收拾玩具,走上前冷声讥讽:“谁允许你到我家里来拿东西的?”
    方俊赫不理她,沉默着继续收拾。
    傅斯月直接动手去掐他:“我跟你说话呢,你竟然敢不回答?”
    方俊赫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问道:“怎么,难道要让我跪下向你赔不是吗?”
    这语气中透露着的厌恶,让傅斯月不禁打了个冷战。
    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声音也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俊赫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以前从来都不这样的。”
    “以前?以前是我瞎了眼。”
    方俊赫冷笑一声,带上收拾好的东西转身出门。
    傅斯月追上去拉他:“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做错什么了?你竟然这样对我!”
    听到她这样的话,方俊赫简直连多一秒都不想跟她待在一起。
    “对,你什么都没做错,是我错了,行吗?”
    傅斯月依旧拉着他不放:“没关系啊,你做错了,只要你跟我道个歉,我就会原谅你的。”
    方俊赫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竟然如此可笑。
    他用满是失望的眼神,最后深深的看了傅斯月一眼,说道:“孩子以后由我来养,我们别再见面了。”
    “凭什么?那是我生的!”傅斯月不甘心的拉着方俊赫。
    方俊赫奋力挣脱:“你不是想和傅斯年在一起吗?带上孩子就等于是带了两个拖油瓶,他不可能接受你的。”
    他的嘴角带着一抹讥讽的笑意,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傅斯月不是傻子,当然听得懂他话里的意思。
    整个人如遭雷击的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应。
    陈冰冰在楼下并没有听到剧烈的争吵声,见方俊赫就那么走下楼来了,忙问道:“你跟月月谈的怎么样?”
    方俊赫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以后我们两家就不要再来往了。”
    说完之后,他就只留给了陈冰冰一个离去的背影。
    陈冰冰连忙上去看望傅斯月。
    傅斯月瘫坐在地上,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方俊赫怎么能这样对我!我为他生了两个孩子,他竟然敢不要我?”
    陈冰冰小心翼翼的安慰她:“没关系的,只要两个孩子还在,血脉就是不能斩断的,俊赫以后会想明白的,他会回头的。”
    傅斯月却说道:“他可以对我说那种话?我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想好了,要是这次再不成功,我还是没办法跟哥哥在一起。”
    “那我就会嫁给方俊赫,毕竟方家也算配得上我。这对于他来说,是多么大的恩赐啊,他竟然敢不要?”
    陈冰冰抱着傅斯月,想要好好的安慰她。
    傅斯月却一把将她推开了:“你别烦我,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呆着。”
    没有办法,陈冰冰只好把她一个人留在楼上。
    傅斯月坐在原地呆了很久很久。
    原本,她是带着退路回来的。
    可现在方俊赫不要她了,她也就没了后路。
    傅斯月就那么坐在走廊上,一直坐到天黑。
    当第一盏路灯亮起时,她的心里也有了决定。
    原本只想除掉严温夏的。
    可现在看来,如果除不掉的话,凭什么她能够得到幸福?
    傅斯月慢慢的站起身,冷笑出声:“严温夏,算你倒霉。要怪,你就怪方俊赫吧。”
    “本来我给了你两条路,一条是死路,一条是活路。如果我没办法把你赶上死路,我就允许你和哥哥一起走下去。”
    “可现在,我被方俊赫逼上了死路。那么,你就跟我一起死吧。我所有的痛苦,都是被你们逼出来的!”
    傅斯月悄悄的潜进了医院。
    她知道,严温夏等人为了帮助魏心雨恢复记忆,一直在医院里面待着。
    傅斯年今天晚上帮魏心雨安排的恢复计划,这是模拟两个人第一次度过的生日晚会。
    正因为如此,所有的人都参加了。
    就在医院的会议室里,傅斯年亲自动手,布置了和当年极其相似的场景。
    傅斯月悄悄赶来的时候,大家正在跳舞。
    严智承是个小孩子,这种场面轮不到他上场,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吃着东西。
    一个有些面生的护士走上前来,给他倒了好几杯果汁。
    没多久,严智承就感觉想要上厕所。
    连忙跑到一旁,对严温夏说道:“妈咪,我想要去上厕所。”
    严温夏停下舞步:“我陪你过去吧。”
    严智承摇了摇头:“我是男子汉,不用你陪着我上厕所。”
    严温夏笑了,摸了摸他的头:“那你去吧,记得上完厕所要洗手,一会儿还要回来吃东西呢。”
    “妈咪,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情当然会记得!”
    严智承一溜小跑地走掉了。
    魏心雨坐在轮椅上,傅斯年正陪着她跳舞。
    她忍了一会儿,满脸通红地说道:“我想去厕所。”
    傅斯年赶紧让方林雅带她过去。
    刚走出门,魏心雨察觉到眼角有个黑影闪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
    顿时惊呼起来:“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