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
第五百一十九章大结局(下)
    严温夏鼓足了勇气,几乎耗费了全部的心力,才爬上了楼顶。
    傅斯年紧紧地拉着她的手,不断地给她力量。
    想要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告诉她自己相信他,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孩子正处于生死攸关的时候,她实在没办法假装自己真的很勇敢,可以微笑着面对一切。
    可又怕影响到傅斯年,严温夏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上到楼顶,风声烈烈。
    严智承吊在竹竿上,不停地在风中晃动着。
    他吓得脸色苍白如纸,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看见大家跟了上来,傅斯月微微一笑。
    从地上捡起一把准备好的大菜刀,晃了晃。
    严温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
    傅斯年喝道:“你敢!”
    傅斯月轻笑道:“哥哥,你猜我到底敢不敢?”
    说着,扬起了手中的大菜刀,向着捆绑着严智承的绳子,狠狠地砍了下去。
    “啊!”严温夏尖叫起来,叫出来的声音却嘶哑无比。
    因为太害怕,她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严温夏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菜刀险之又险地避过了绳子,落在了一旁的砖上。
    傅斯月看着花容失色的严温夏,笑道:“你以为我会砍下去吗?不可能的,我还没玩够呢!”
    她用刀指向傅斯年,声音里无限凄凉:“哥哥,从你踏上这个楼顶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爱你了。”
    “我追逐了你那么久,我真的累了。以前你爱魏心雨,我说了我不喜欢让她做我的嫂子,可你偏偏不听。”
    “为什么要在我生日那天把她带回家?为什么要在那天宣布你要娶她?你知道我有多恨吗?”
    “没办法,既然你不肯离开她,那我只好让她离开你了。真是没想到,你找的女人竟然都那么命硬!”
    “从楼上摔下去都不会死,她到底想怎么样啊!怎么就不肯放过我呢?还有这个严温夏!”
    “她也是!都说人越贱,就越是好养活,难怪她也是怎么都死不了。我已经那么努力了,为什么她还是会好端端地活着?”
    傅斯年冷漠道:“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对,我是疯了!如果不是因为爱你,我怎么可能会发疯!”
    傅斯月激动起来,不停地挥舞着菜刀,险些割到了绳子。
    严温夏小声地哀求:“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你想要我的命,那就拿去啊,我愿意换的!”
    “好啊!既然你愿意用自己的命换这个孩子的命,那我就答应你。严温夏,我要你跪着爬过来!”
    傅斯月说着,看向傅斯年:“如果你敢阻止,我现在就让你的儿子去见阎王!”
    傅斯年直接跪下:“一切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替她。”
    傅斯月勃然大怒:“谁要你替她了?哥哥,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还担心我不知道你有多爱她吗?”
    严温夏一把拉住傅斯年,连声哀求:“你别再添乱了,就让我去把小承换回来吧。”
    傅斯年紧紧地抿着唇,拉着她不放手。
    严温夏绝望地将他挣脱,跪着爬向傅斯月。
    来到傅斯月的面前,她冷声道:“站起来。”
    严温夏的视线,紧紧地黏在严智承的身上,慢慢地站起了身。
    傅斯月忽然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的脸上。
    声音冰冷无比的判了死刑:“好好看一眼你的儿子,跟他一起下地狱去吧!”
    说完,手起刀落。
    绳子被猛地砍断,严智承尖叫一声就向下落去。
    “小承!”严温夏凄厉地喊了一声,纵身一扑。
    距离很近,她又有了心理准备,因此第一时间拉住了严智承。
    刚刚才把严智承拉进怀里,傅斯月在她身后一推。
    严温夏打了个趔趄,随后摔了下去。
    傅斯年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三两步跨了过去。
    只见严温夏险之又险地挂在楼板上,一手抱着严智承,一手拼命地抓紧了楼板。
    傅斯年伸手去拉她:“我不会让你死的。”
    傅斯月拼命地阻止:“我不许你救她,你给我放手!”
    傅斯年猛地一甩胳膊,将她甩开。
    傅斯月想要再次冲过来,脚下却踩到了一根钢管。
    一个打滑,也跌落下顶楼。
    严温夏先是身上被她猛地一撞,随后得脚上一沉,传来剧烈的疼痛。
    傅斯月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脚,不敢松手,高声喊道:“哥哥,救我!快把我拉上去!”
    傅斯年两只手紧紧地拉住了严温夏,沉声道:“抱紧小承,我拉你们上来。”
    可是严温夏和傅斯月,是两个成年人的重量,再加上一个严智承,根本就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拉的动的。
    很快,方林雅和袁回赶来了。
    “先救小承!”严温夏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了。
    袁回和方林雅赶紧先把严智承拉了上来。
    随后,三个人一起努力,想要把严温夏拉上来。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
    傅斯月惶恐地尖叫一声,不受控制地向下坠落。
    她的手中,还抓着严温夏的一只鞋,至死都没有松开。
    跟在后面的陈冰冰,一下子冲了过来。
    从楼顶向下看去,只能看见小小的一个身影。
    傅斯月躺在一片嫣红的血迹中,没了呼吸。
    “月月,月月!”陈冰冰凄厉地尖叫一声,竟然纵身一跃!
    “不,不要!”严温夏下意识地想要用一只手去拉她,却抓了个空。
    指缝间,只有风呼啸而过。
    ……
    三个月后。
    “快点快点,摄影跟上!”
    “跟妆呢?跟妆去哪了?”
    傅斯年新建的庄园里,婚礼正在举行。
    严智承穿着小西装,一脸得意地看着江枫:“江老师,今天心雨阿姨是属于我的,我是伴郎,她是伴娘,你别跟我抢。”
    江枫依依不舍地松开了魏心雨的手:“傅斯年真是太讨厌了,竟然不让我做伴郎!”
    袁回经过,笑道:“你做了伴郎,谁来伴奏?”
    魏心雨双颊通红,拉着严智承跑了。
    江枫回到钢琴前,音乐响起。
    新人入场,牧师问出了那一句经典的誓言。
    傅斯年深情地看着严温夏,说道:“我愿意。”
    严温夏回报以温柔的目光,同样深情地说道:“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