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的前顶流男友
第4章 狗狗
    林丛寒和夏暖阳牵着旺财进来,给它解开狗链。

    乖巧坐着等林丛寒给它解开链子的旺财,一等林丛寒起来,就转过身扭着屁屁,便低头边嗅着的跑到了楼上楚凡的房间门口。

    夏暖阳看着旺财消失在一楼的身影,自然的转身把包包挂好,换好林丛寒递给她的鞋,然后跟在林丛寒身后东张西望的走进客厅沙发坐下。

    林丛寒很自然的走进厨房拿了两瓶手出来,体贴的打开瓶盖递给夏暖阳。

    夏暖阳面带微笑的接过水,看着坐下后正在喝水的林丛寒:“怎么凡凡又搬家了啊,又有私生饭发现他地址了?”

    林丛寒点点头:“没办法啊。”

    他把水放在茶几上:“听说这个小区治安还不错,希望别再出现私生饭了。”

    夏暖阳微微撇下嘴,不以为意的道:“只要凡凡一天不谈恋爱,就会一天比一天红,这种事少不了的。”

    只见夏暖阳的眼珠来回转动,然后兴奋的抓住林丛寒的胳膊,晃了下说:“老公,你说给凡凡找个对象咋样?”

    林丛寒满脸宠溺的看着夏暖阳。

    自觉说道点子上的夏暖阳这下更加兴奋来了,她激动的坐直身子:“你看嘛,凡凡自己也想找对象了啊,这可是他自己说的,都上热搜了还能假,现在重点嘛,就是没有合适的人。”

    “老公,你说圈里的人怎么样?”还没等到林丛寒说话,就被夏暖阳自己pass了。

    夏暖阳不开心的摇摇头:“不行不行,好看的绯闻太多,不好看的我都看不上,而且都是圈内的,应该都挺忙的吧?算了算了。”

    林丛寒看看自己把自己弄得就结不已的夏暖阳,伸出手,温柔的拍拍她的脑袋:“该来的总会来的,别担心了。”

    同时,上去的旺财,兴奋的打开房门,一溜烟就窜上了被子上,把被子下睡的正香的楚凡差点压死。

    楚凡伸出手一把搂住正在闹腾的旺财,用另一只手揉揉自己的胸口:“旺财啊,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成功谋杀了你的主人啊。”

    楚凡不解气的伸手揪住旺财的耳朵:“你就不能让我睡个懒觉么?嗯?”

    “汪汪。”双腿交叠,正趴在楚凡眼前的旺财,随意的甩甩耳朵上的爪子,等它看到楚凡收回手后,理直气壮的冲着楚凡叫了两声。

    楚凡一个翻身,用腿把旺财控制在身下,伸手拍拍它的脑袋,然后继续闭着眼睛道:“乖啦,再睡会。”

    旺财顺着脑袋上的力道,把脑袋放在爪子上,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顺便舔舔自己的小鼻子,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楚凡的睡颜,不曾闭上。

    过了一会,旺财小心翼翼的把脑袋伸到楚凡面前,轻轻动了下鼻子,然后悄悄的舔他一口,却被楚凡拍了下脑袋,这才咧着嘴,安静的趴好,闭上眼睛。

    同一时间,伊恋收拾好皮箱,轻松的把箱子拎到楼下。

    坐在沙发上,听见动静的伊爸爸看到正在拎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的伊恋,动作迅速的起身打算去帮忙。

    却被旁边的谢琴一把拉住,伊爸爸委屈的看看谢琴,然后回头对着伊恋做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谢琴对着正在耍宝的伊爸爸翻了个白眼:“哦,就你心疼你闺女,我这个妈就是后妈就不疼。”

    坐好的伊爸爸笑嘻嘻的插着话:“哪能啊,再说了你可是亲妈,哪有亲妈不疼自己闺女的呀。”

    说话间谢琴就看到伊恋单手拎着个24寸的皮箱走到客厅,关键还一脸轻松的样子。

    谢琴激动了,拍了一下伊爸爸的大腿:“哎呦,小脸儿啊,麻麻跟你说过多少次啦,咱下次能不能注意点啊,你说你好歹也得装一下吧?不然找不到对象可怎么办呐。”

    谢琴回头看着伊爸爸:“你说是吧,小杰杰,你说咱们闺女这么漂亮哦,怎么力气就这么大呢?”

    伊爸爸赶紧的点点头,安抚突然戏精上身的谢妈妈,对着正在旁边看戏的伊恋一脸严肃的道:“说你呢,伊小脸,下次可得长记性啊。”

    正在大口咬着苹果的伊恋,一脸平静的点点头.

    一抬头就看到正在瞪着自己的谢琴,伊恋动作迅速的咽下苹果,强装淑女的对着谢妈妈说:“遵命皇后娘娘,小女子下次不会了。”

    谢琴看着正在低眉顺眼,冲着自己眨眨眼睛的伊恋:“行吧,哀家就暂且再信你一次。”

    谢琴笑着伸手点点伊恋的脑袋:“你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都收拾好了。”

    一直在看着母女两个耍宝的伊爸爸插话道:“小脸儿啊,咱真的不住学校了么?你一个女孩子在外住可不安全啊。”

    闻言的谢琴忍不住再次翻了个白眼:“你大姑爷找的房子,小区治安能差了,再说了,就你闺女那身力气,到时候也不知道是谁不安全呢。”

    说道这身力气,伊爸爸可暗自自豪了好久。

    年轻时的伊爸爸,靠着一家武馆为生,别的不说,他的两个宝贝大闺女可是从小当小霸王的主。

    尤其是他的小闺女,伊恋,从小就比同龄的小盆友力气大,更别说跟着他学了几年的防身功夫了,现在他都不一定能擒住伊恋,招式不说,光是力气,两个他都不一定能比得过伊恋。

    可惜啊,不知道啥时候起,他们才发现,力气大的小宝贝居然在学校被同学孤立了?

    这能忍?果断的不能啊,他果断的指挥他的宝贝徒弟宋劭去收拾了那群臭小子一顿。

    气倒是出了,可惜哦,他的宝贝闺女那幼小的心灵也大受打击,从此变得有些内向了,太安静了啊,胆子也小了。

    你说你小时候都能追鸡赶鹅,拎着大鸭子的脖子,气冲冲的让她爷爷给宰了吃肉的勇气都哪里去了哦。

    更何况,那段时间家里事也多,她的小伙伴樱桃也在那个时间去世了。

    樱桃,一只黄色的大型狗,土生土长的中华田园犬,从小陪着伊琳和伊恋长大,多好的一条狗哦。

    可惜在那个明媚的下午,樱桃照常哄着小小的伊恋睡觉,体贴的用嘴咬着毯子给她盖好。

    然后去看看正在武馆的伊明杰,正在忙碌的伊爸爸看着乖乖趴着的樱桃也没在意,对它笑了笑就忙去了。

    直到伊恋哭着来找他,他才知道狗狗居然没回家。

    后来还是在别人的口中才知道,原来樱桃离开武馆之后,还在路口看了好久好久才离开。

    那个路口是谢妈妈带着伊琳出去参赛,他们一家五口道别的地方。

    这时伊爸爸才想到,是啊,狗狗陪着他们一家子这么久这么久了。

    久到他都忘记了狗狗的寿命要比他们短好多好多的。

    而樱桃,那年已经是在他家的第十一年了,它老了啊。

    伤心自责的伊爸爸抱着哇哇大哭的伊恋哄了好久好久,才把她哄睡着。

    趁着伊恋睡着的时候,伊爸爸把宋劭喊来照顾她。

    自己出去找樱桃了。

    他找了好久好久,

    从伊琳爱来的画室,谢妈妈的花房,他的武馆,到附近他们一家人常去的地方,甚至是不常去的小溪边,山脚下。

    最终,伊爸爸在半山腰上找到了正在趴着的樱桃。

    伊爸爸高兴的走道它的身前,却发现它好像没有气息了。

    伊爸爸踉跄的蹲下,颤抖的把手伸到樱桃的鼻子下。

    伊爸爸收回手,神情黯然的在樱桃旁边坐下,颤抖着伸手把它的眼睛阖上。

    原来,它也知道自己的寿命到了,才会悄悄的离开家找个地方等死。

    原来,它下午去武馆的时候,是在向他告别。

    原来,它也去了路口。

    可惜,它还是没能等到谢妈妈和伊琳回来。

    原来,它来这只是想要再看看他们,

    它临终的时候,眼睛还没闭上。

    它临终前的最后的目光还在看着他们家的方向,

    那也是谢妈妈和伊琳回来的方向。

    伊爸爸一个大男人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抱着再也不会醒过来的樱桃放声大哭了起来。

    最终,伊爸爸把樱桃葬在了发现它的地方。

    第二天,伊爸爸带着伊恋和宋劭来给它送葬。

    并告诉他们,樱桃是上天派来的天使,现在时间到了,樱桃回到了天上。

    从此,他们家再也没有养过宠物。

    伊恋仿佛再也不记得樱桃,但最喜欢的水果却从苹果变成了樱桃。

    尤其喜欢把樱桃去核,然后给妈妈,跟着妈妈一起吃。

    因为,樱桃喜欢吃樱桃。

    那是它最喜欢的,

    因为,那也是谢妈妈最喜欢的水果,

    它好像知道呢,谢妈妈喜欢吃樱桃等于喜欢樱桃。

    它每次看到樱桃,

    都会给谢妈妈还有伊恋叼过去。

    欢喜的吃下伊恋给它去好核的樱桃。

    谢妈妈看着愣神的伊爸爸,看到他眼角的泪水,

    瞬间知道了,他肯定是想起了樱桃。

    是啊,自从樱桃去世后,

    伊琳好像瞬间长大了好多,

    而他们的小女儿伊恋,

    更是性格变得内向不少。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人都会有这么一天,

    更别说是,比人类更加短命的狗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