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国服第一的菜
Chapter.1菜鸡游戏策划
    Chapter.1

    如果要说符酒沅最不擅长应付的场合是什么,那一定是现在。此时此刻她正站在舞台中央,看着眼前已经坐满的观众席,符酒沅极其紧张。

    现在是《绝境》这款moba游戏的比赛现场,虽然是娱乐赛但也会有职业选手和主播来参加,所以观众席还是坐满了。那么她为什么要站在这个舞台上呢?

    因为她是这款游戏的策划之一,作为策划组的代表上来和职业选手以及主播们同台竞技。她也是策划组里打游戏最菜的那一个,因为今天很不巧大家都有急事所以才让她上来给策划组丢脸。

    “那么我们现在就来抽签吧!”主持人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在了舞台中央的小桌子上,符酒沅也是快速抽出了自己的签。

    红队啊。

    “符酒沅你怎么跟我在一个组!”站在她身边的男子看着他手中跟她颜色一样的签对着她小声抱怨了一句。

    符酒沅当然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她从小的邻居林跃,同时也是一名职业选手,别看林跃这脸欠揍样,但在打游戏时确实很认真,技术也很好。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她也小声回怼。

    “好啦好啦,还是我来带你赢咯!”林跃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符酒沅如果不是看在现在是在比赛现场的份上,她估计早就给他来一个过肩摔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符酒沅总感觉有人一直盯着她,眼神不是来自观众席,而是来自她的身边。她下意识转过头,看向了蓝队的方向,迎上了那个一直盯着她的视线。

    她知道他,GP的主力队员,时迁,游戏id狮子。

    玩这款游戏的没几个人不知道他。所谓的全能选手,节奏带动者,同时因为那张帅气的脸,捆住了不少颜粉。

    但是在符酒沅的记忆里,她跟他似乎没有什么交集。

    时迁在符酒沅和她对视的那一秒快速地转移了视线,符酒沅眨了眨眼,也没多想什么,现在还是好好打这场比赛比较重要。

    “打什么位置啊策划姐姐?”同队的其他人问道,跟她同队的除了林跃之外还有其他目前很火热的主播们。

    符酒沅坐在那把椅子上看着放在面前的手机还是有些紧张的,“辅、辅助吧。”她可别真的给策划组丢脸了。

    选英雄的阶段,符酒沅也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擅长的辅助,林跃也是拿出了能和她配合的打野。

    “时迁那小子,看样子不打算手下留情啊。”林跃看着对手选出的阵容语气里带着些许激动。符酒沅看着对手时迁拿出的那手塞克,下意识咽了下口水,谁不知道时迁就是靠着塞克出名的啊?

    塞克是一位机动性很高的英雄,如果玩家有操作和意识,那么塞克几乎就是野区操控者,相反如果玩家没有操作或者意识不到位,塞克就成了一个提款机。

    这也是为什么塞克在低端局出场率极低的原因。

    可现在问题就出在,时迁的塞克属于操作出神入化的那一种,现在塞克的国服榜上他还占着第一的位置。

    “老林……你的野区是不是要没了?”符酒沅有些担忧地说了句,“你在想什么?坐在你旁边的也是职业选手啊。”林跃似乎一点都不担忧。

    如果辅助是林跃的队友的话,符酒沅肯定不担心,可是现在这个队伍里的辅助是她啊。

    游戏一开始,符酒沅就快速占据了河道的视野,她绝对不能让策划组太丢脸。

    “果然来了啊时迁。”林跃面对对面的反野行为似乎早有准备,符酒沅和中路快速赶去支援的时候还是让对面辅助和林跃一换一了。

    时迁,真的很强。

    但好在林跃即使在逆风的状况下也保住了自身的发育甚至队伍里的输出位发育也很好。

    “保险起见,拿到增益buff我们再去接团。”才在自家高地打完一波团的林跃看了眼现在的战况,对面只剩下时迁这个打野位和法师了,而他们这边除了刚才换掉的战士还剩下他们四个人。

    符酒沅看了眼自己的战绩,虽然不怎么好看但起码她的助攻还是在的。看着林跃带着队友往刷怪处赶符酒沅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我们还是换路……”符酒沅话音刚落就看见了从草丛里出现了埋伏已久的时迁,一套连招带走了两个C位,林跃也被伤了半血。

    “老林快撤我断后!”符酒沅尽量护着林跃往回撤,但是在时迁眼里符酒沅这个辅助似乎不存在,走位躲过了符酒沅放出的控制技能,位移接近了往回撤的林跃。

    在和林跃换半血后拿下了林跃的人头,现在这边只剩下符酒沅了。距离最开始换掉的战士复活的时间还剩下十五秒左右。

    “兵线……”符酒沅慌张地看了眼下路的兵线,已经到自家高地了,她肯定逃不了了,她根本没有能力和时迁打。

    “问题不大酒沅,尽力了。”林跃知道现在这局比赛胜负已定,但还是不忘安慰一旁的符酒沅。

    时迁控制的塞克并没有要攻击符酒沅的意思,而是选择去拿全队增益buff。

    符酒沅呆愣了一下后立马回过神把临近高地的兵线清完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时迁不收掉她而是选择浪费时间去拿buff,但在比赛结束后符酒沅看了看自己的战绩和评分她大概知道时迁为什么不杀她了。

    还真的没那个必要,这场比赛最后还是以符酒沅方失败告终。

    “想不到时迁会在那个草丛反蹲。”比赛结束后林跃和符酒沅一起走到后台,路上林跃还在回想被时迁反蹲的那一次。

    那个草丛在整个地图较为偏僻的地方,一般情况下是个蹲不到人的草丛,只作为边路对线时用。更何况按照当时战况发展来看,时迁那边少人,如果要选择搏一搏,一般人都会选择蹲在河道的草丛里。

    “……狮子名不虚传啊。”符酒沅感叹道,这就是顶尖职业选手的实力和意识吗?

    “那个草丛是不是改过了?”林跃问道。

    符酒沅点点头,“嗯,变短了。”而且塞克的大招要经过一段位移才能开启,所以时迁是算好了他们经过草丛的时间开着大招位移进的草丛,就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个操作还要看一点运气。”林跃不得不感叹那一波时迁的操作,确实蹲了他们一个猝不及防。跟他们一队的人里还有现在天梯榜上排名前三的选手,但时迁却还是打出了一波完美的反击。

    “没有把握的话估计也不会冒这个风险了。”符酒沅和林跃一起走到了后台的休息室,林跃之后还有比赛要上场,本来符酒沅也是要作为观众继续留在场内的但是她突然接到了工作室的会议通知。

    林跃打量着眼前这个一直在看着手机上各种消息,眉头紧锁,双手敲打着键盘回复消息的符酒沅,不禁问了一句:“今天为什么一直看观众席?”

    符酒沅听见这句话有些恍惚,她恍然抬起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她语塞,林跃忍不住笑了出来,“带着谁来看比赛了?”林跃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再了解她不过。符酒沅摇摇头,轻声说道:“只是给了他一张票,但人没来。”

    她给他留了电话号码,票也拜托门外的门卫们收着到时候能给他,她跟他说到现场就给她打电话,但是手机里除了那些通知信息,没有任何人来电。

    “被放鸽子了?”

    “算吧。”

    “不难过吗?”

    “那倒没有,估计是有什么要紧事吧。”符酒沅发出最后一条消息后关上手机从休息室的台子上拿起了那份之前放在这里的会议资料,“我待会还要开会就先走了。”

    林跃点点头跟她拜拜,符酒沅也快速朝着出口方向走去。

    “符小姐。”

    在去出口的路上符酒沅碰见了手里拿着一个礼物盒的时迁。符酒沅突然被叫住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她停下脚步看见了叫住自己的人是时迁,这一刻符酒沅在脑子里想着那为数不多的时迁叫住自己的理由。

    “时迁选手,有事吗?”符酒沅笑着回道。

    只见时迁将手里的那个礼物盒递给了她,“刚才安保人员交给我的,说是有人叫他们把这个给你。”符酒沅接过那个礼物盒,看着礼物盒上插着的贺卡,以及贺卡上写着的她的名字和那个她再熟悉不过的id——十。

    符酒沅下意识地往出口处望去,看样子她似乎是想看看送给她这个礼物的人是否还站在门口。时迁顿了顿,缓缓开口道:“似乎已经走了。”

    想法被戳穿的符酒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谢谢你帮忙送过来。”

    “不客气,生日快乐。”

    “谢谢。”她笑道,时迁看着面前这个抱着礼物盒笑得开心的符酒沅,一时间忘记了开口。“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很谢谢你帮我送过来。”她又重复了一遍,看得出来这份礼物让她心情好了不少。

    时迁回过神,含糊地“嗯”了一声,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他似乎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一直等到她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也没有开口。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出口,嘴角微微扬起。

    生日快乐,符酒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