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国服第一的菜
Chapter.3九沅沅和十
    Chapter.3

    符酒沅作为《绝境》的游戏策划,却在打游戏上菜得一塌糊涂。她觉得自己对这款游戏的了解不低于其他人,但是在实战里她往往都是被虐的那一个,不仅虐了自己,还虐了队友。

    就像三个月前工作室里的大家决定一起带着符酒沅上分那样。

    “不是吧!符酒沅你怎么又反向放大啊?”原芯雅说这句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听我解释,我知道他们在那但是我的手不听我的使唤。”看得出原芯雅要炸毛了的符酒沅依然假装镇定。

    她确实知道那个草里有人,但是她的技能还真的没放准过。

    “酒沅你的技能全空了!”一起开黑的另一个小伙伴忍不住吐槽了。

    “……对面预判了我的技能释放位置。”她强行解释。

    在失败的字样跳出来后,原芯雅低头叹气,放下了手中的手机,转向一旁的符酒沅。“你听我解释。”符酒沅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救救。

    “三个星期,我们居然三个星期了也没带着你上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符酒沅?”

    工作室里的大家段位都比符酒沅高,别人常年混迹于各种高端局,只有她符酒沅一直在低端局打拼。

    “意识没有问题,是技术的问题吗宝贝?”原芯雅这一个一个的问题都让符酒沅无话可说。“你也知道的,我是个决策型玩家。”符酒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担心原芯雅会不会当头就给她来一巴掌。

    只见原芯雅吸了口气,拿起了桌上的奶茶一饮而尽。“别说了,一个月的奶茶。”

    在和原芯雅对视几秒后,符酒沅选择给原芯雅转账。从那之后符酒沅决定自己在游戏里历练,她相信只要坚持,段位总会上去的。

    那天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后,符酒沅窝在沙发上打开了《绝境》,在进行了长达五分钟的心理建设后点进了排位。

    你可以的,符酒沅!

    决定突破自己的符酒沅毅然选择了艾丽克丝,就是那个她一直放空技能的法师。

    “十?”她看了眼队友的id喃喃道,她的id叫九沅沅,倒是和这个十有点关系。十选的是打野位,是个叫银的英雄。

    银是个爆发型英雄,在职业赛场上出场率也很高。进入游戏,符酒沅中规中矩清完兵线,在敌方没有来打扰的情况下她的发育还是很顺利的。

    十抓人和拿增益buff的节奏也很好,符酒沅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十肯定不是这个段位的人。因为以她之前的经验来看,她这个段位的队友只会无脑团战。

    符酒沅清完线就跟着十到处抓人,她的战绩也是难得的好看了一次。

    十:待会越塔一波了。

    看见这条消息符酒沅坐起了身,她肯定不会让十一个人扛塔的。在十冲进塔里的时候她也毫不犹豫冲了进去,当然只有他们两个人,另外三个队友很好的展现了低端局队友看戏的特点。

    在符酒沅难得的一次大招没有丢反的情况下,十在一套连招后带走了对面四人,最后残血出塔借助野怪吸血后在敌方野区拿下全场最后一个人头。

    团灭。

    但符酒沅明显忘记了艾丽克丝没有位移不能快速出塔,她扛下了百分之八十的塔伤,光荣送塔。

    “明明……他再多帮我扛一下我都不会死。”符酒沅脑子里回想着刚才那一波,多抗一下就行,就一秒的事情。

    她点开键盘忍不住发问:帮我多抗一下我就不会死了。

    十:?

    这个问号让符酒沅也满头的问号,在她准备进行下一次礼貌询问的时候游戏结束了。她迅速开了房间,邀请了最近一起游戏的十。

    邀请了很多次对方一直没有回应,直到第五次的时候,十才进入了房间。

    九沅沅:多抗一下我就不会死了!

    十:抱歉,没想到你那么在意。

    九沅沅:嗯?

    十:我没想到这个段位的人也会在意抗塔。

    符酒沅一时间没想到要怎么回复他,她好不容易战绩打正了,因为那次抗塔战绩又变成永恒的3-3了。本来想着结束游戏就发给原芯雅看的,现在这个计划泡汤了。

    十:所以,开游戏吗?

    面对来自大佬的开局邀请,符酒沅当然是不能放弃这个机会,毕竟能带得动她的人真的不多了。她立马回复了一句当然,然后开始了游戏。

    符酒沅不得不承认,她今晚是遇到大佬了,还是那种带得动她的大佬。

    在一起打了很多局游戏之后符酒沅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十:今天就到这里吗?

    本想发消息跟大佬告别的符酒沅发现大佬先发话了。

    九沅沅:等等!请问你是开小号的吗?

    十:是。

    九沅沅:很厉害。

    十:还好。

    九沅沅:我朋友们带了我三个星期也没带我上分,所以我觉得跟我一队还能赢的真的很厉害。

    十:三个星期还在这个段位吗?

    九沅沅:是这样……

    符酒沅这句话发出去之后另一边沉默了许久,她估摸着大佬估计是在思考为什么会有那么菜的人,毕竟跟十打的这几局游戏里,她只有第一局表现得好一点,起码技能没有放反。

    十:明天也一起吗?

    看见这句话的符酒沅双眼放光,立马回复:好的!

    十:那明天见,再见。

    十发完这条消息就离开了房间,符酒沅点进了十的资料卡看了看,十的这个号只创了一天,从这个号的第一局开始他就没有输过。

    是主播吗?符酒沅心想着,她盯着十的资料卡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猫腻,就是个才创建的小号罢了。

    她放下手机起身走向了卧室,明天是双休,所以可以睡到自然醒。

    另一边,才关掉游戏的黑发男子站起身走到了冰箱旁,拿出了一瓶牛奶将它倒入杯子里。

    “时迁哥!怎么样?”从门外跑进厨房的另一满脸朝气的男生看样子很期待时迁的回复。

    时迁将杯子里的牛奶递给他,“明天就回自己家去,夏亦南。”他没有回答夏亦南的问题。

    夏亦南嘟着嘴接过那杯牛奶,“知道了知道了,想你所以才过来的嘛。所以低端局感觉怎么样?肯定很无聊吧!教练到底为什么要你去低端局里玩啊,有够无语的。不如来跟我一起打游戏!粉丝们都好想看你跟我一起打娱乐赛哦!”夏亦南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时迁差点没忍住想把毛巾塞他嘴里。

    “教练那么做有他自己的理由。”时迁说道,“还有,刚才为什么帮我接收邀请?”时迁想起刚才自己打完那一局后就想着去倒水喝,一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别人的房间里了,还被人询问为什么不帮他多抗一下塔。

    夏亦南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我这不是……顺手一点吗?”他本来也没想点接受的,只是看见对方邀了很多次他就想着点接受了。“怎么样怎么样?那个双排队友?”夏亦南倒是很想知道战况。

    时迁沉默了半响,随后忍不住笑道:“艾丽克丝潜力选手。”

    夏亦南眨了眨眼,满脸疑惑,“哥你这是在夸人还是在损人啊?”

    “自己琢磨,你明天还有训练吧?”

    夏亦南点点头,“不只有训练,还有和FAI的训练赛。”提到这个夏亦南就头疼,时迁最近因为教练的安排都不会参加比赛更何况是训练赛,他又不能和时迁一起打游戏了。

    “FAI是很强的队伍,好好表现。”

    “别提了哥,上次训练赛我就被林跃哥蹲了好几次。”上次训练赛夏亦南玩的射手在发育的过程中和支援过程中被林跃玩的打野gank了好几次,他当时的战绩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赛后还被教练抓着一起教育了好久。

    时迁那把游戏也在场,那把训练赛确实是因为夏亦南的低级错误输掉了,但也确实是FAI的配合太好了。

    “下次就不会了,我会看直播的。”

    “放心啦时迁哥!我一定好好表现!明天的训练赛一定是我来carry!”夏亦南瞬间又充满了干劲。“明天的训练赛要是赢了,时迁哥就跟我一起直播单挑吧!”夏亦南除了是一名职业选手外,今年刚成年的他也开始了直播,每次想邀请时迁来跟他单挑一把的时候都被时迁拒绝了。

    时迁倒是立马加上了条件,“你拿MVP再考虑。”

    “成交!”夏亦南答应得也很干脆。

    时迁看了眼夏亦南手里那个装满牛奶的杯子,夏亦南跟着时迁的视线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杯子。“喝掉。”时迁缓缓开口道。

    “不是吧哥我真的不喜欢牛奶。”夏亦南面露苦色,他从小就不喜欢牛奶,但队里的大家都喜欢催着他喝,因为正处于长身体期间。“我都成年了……”夏亦南小声抱怨道。

    时迁打了个哈切,一边说着一边走向自己的卧室,“喝完我再考虑单挑,晚安。”

    夏亦南看着走进卧室的时迁,又看了眼自己手里那一杯牛奶,他紧闭着双眼一口气喝掉了。

    单挑重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