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国服第一的菜
Chapter.5 晚安
    Chapter.5

    时迁真的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他昨天怎么就约了这个人今天再一起打游戏呢?是被她那波抗塔光荣献祭给迷惑了吗?

    现在时迁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战绩以及他的数据后那大大的败方MVP,他陷入了沉思。

    九沅沅: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演你的!

    时迁看着对方发来的消息,瞬间回过神来。

    十:没事。

    九沅沅:那个,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开麦吗?你可以指挥我的!这样我能少送几个。

    十:可以。

    看见来自大佬的回应,符酒沅清了清嗓子,打开了麦克风。“你好……我上一把真的不是故意的。”想起自己上一把的表现符酒沅说话都没了底气。

    “没事。”

    屏幕另一边传来的声音清冷,让符酒沅下意识忘了接话,跟她想象中的声音不一样啊。“开吗?”直到听见他开口,符酒沅才匆忙点了开始。

    “开开开。”

    进入游戏,符酒沅看着艾丽克丝的头像迟迟没有选择英雄,思考了几秒后她选择了奶妈辅助。“不玩艾丽克丝吗?”时迁看着她选了辅助还有些疑惑。

    “不了,我辅助吧。”

    “没事,想玩什么玩什么。”时迁说着选出了塞克,“上一把是我失误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把就很想赢。

    符酒沅呼出一口气,“拉倒拉倒,这把我辅助你。”谁知道符酒沅似乎没有理解到时迁这句话的意思,时迁大概是想说“你玩什么我都能带你赢”。

    另一边的时迁看着已经确定的阵容只能选择认命,“好。”

    游戏开始,前期依然是时迁进行各条路的gank,节奏把控住了。但这次的对手似乎不太好对付,符酒沅从对方的各种反野反蹲的行为看出来对面起码有三个人不属于这个段位。

    “对面打野也开小号了吧?”

    “嗯。”

    游戏进行到中期,一直都是符酒沅在叽里呱啦说一大堆,时迁的回复几乎都不超过两个字。一波团战胜利后时迁准备去拿增益buff,对面恰好剩下了最难缠的打野和射手。

    “嗯?为什么要走这条路?”符酒沅看着绕过河道从上路走的时迁有些不解。

    “前面。”

    时迁说完这句话后就位移进了前方的草丛里,在对方都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带走了对面最后两人。符酒沅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把增益buff刷新地点靠近上路,对方也知道这个buff没了这把游戏就没了,所以选择在离buff较近的草丛里准备进行反蹲。

    在团战胜利的情况下确实没必要那么小心翼翼,但没想到却被时迁识破了,随着拿下增益buff,这把游戏也取得了胜利。

    “下把玩艾丽克丝吧。”游戏结束后时迁先行开口道。

    “嗯?为什么?”虽然符酒沅自己是很想玩了,但是她拿了艾丽克丝等于自家队伍少了一个人啊。“……有羁绊加持。”时迁沉默了几秒给出了答复,艾丽克丝和塞克在背景故事里是情侣,所以当两位英雄在同一阵营时有加五十血量的羁绊加持。

    其实这五十血量倒也没必要卡那么死,时迁只是感觉符酒沅更喜欢玩艾丽克丝罢了。

    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连续放反三次大招后还坚持玩这个英雄的人。

    “好!”不知道为什么提到艾丽克丝符酒沅说话的语气里都带了些喜悦。虽然在那之后的几把游戏里,她的艾丽克丝还是一如既往的菜,但是时迁的塞克在低端局里确实一个人顶了一个团。

    “你很喜欢艾丽克丝吗?”时迁随口问了一句。“嗯,很喜欢。”符酒沅也是想也没想就回答了,她确实很喜欢艾丽克丝,因为这个英雄当时上线的时候就是她出的策划。

    时迁又继续问道:“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符酒沅倒是也回答得很直白,“算我女儿吧。”这句话说出口后两人之间有了一小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是时迁先开的口,“原来是这样,我待会还有事,先下了。”他看了看时间,他今晚要去段溪那的,也是时候出发了。

    “好的,拜……”符酒沅的拜拜还没说完就听见了自家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她下意识看向那被打开的门,下一秒就看见了喝得烂醉的原芯雅,是除了她之外唯一一个有她家钥匙的人。

    “符酒沅!”她大声叫着符酒沅的名字,“怎么回事?”符酒沅立马起身准备去扶她一手,“小十拜拜!”她跟时迁告别后就立马退出了游戏。

    另一边的时迁看着她下线,脑子还有些懵。“符酒沅……吗?”他回想着刚才听见的这个名字嘴里喃喃念道。

    符酒沅扶住差点没站稳的原芯雅,也看见了站在门外的林跃。

    “林跃?”她不知道林跃为什么跟着原芯雅一起来她这里,其中一个还不太清醒。

    林跃刚想说什么就被原芯雅打断了,“林跃?提他干嘛!他刚才被我抛在楼下了!嘻嘻!”符酒沅怀里的原芯雅抬起头对着符酒沅笑了笑。

    她的脸很红,眼角还湿漉漉的。

    林跃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的手机示意符酒沅电话联系。符酒沅比了个“ok”的手势后就带着原芯雅往屋里走了,林跃帮她们带上了门后就离开了。

    符酒沅直接把原芯雅带到了厕所门前,“小祖宗,怎么说?”符酒沅开口问道,原芯雅也是二话不说直接冲进了厕所抱着马桶吐了出来。

    原芯雅的脑袋传来一阵阵剧痛,吐过之后要好受很多。符酒沅叫她快去洗漱,给她找出了她放在这的睡裙换上。

    一阵折腾后的符酒沅过了好久才有时间看手机,林跃也发来了消息。

    林跃:她今天喝多了,吵着要来你这里,我也不知道她家在哪。

    符酒沅:你俩在一起喝酒?

    林跃:偶然碰见的,碰见她的时候就喝多了,麻烦你了。

    符酒沅:好。

    其实符酒沅看得出这两人肯定还发生了什么,但现在也没有时间多问了。她好不容易让原芯雅洗漱完然后两人都躺在了床上后原芯雅才开始说胡话。

    “林跃大笨蛋!”她又是一声怒吼。

    “是是是,林跃是大笨蛋。”符酒沅也附和着。

    原芯雅的表情看起来很委屈,她抱着床上的抱枕,突然小声呢喃道:“为什么……就不看看我呢?”听到这里符酒沅大概也猜出了个十有八九,估计是给林跃表白的时候被拒绝了。

    这个从小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什么时候受过委屈呢?

    符酒沅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抱住了原芯雅,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让她逐渐产生了困意。她很不会安慰人,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原芯雅。

    原芯雅对林跃表白过很多次,但每次都被林跃拒绝了。虽然符酒沅也不太知道为什么,但从她对林跃的情史了解来看,林跃的前任都是极其温柔的人,从内到外都很温柔的那种类型。

    这一点确实是原芯雅不沾边的。

    “傻瓜。”看着旁边已经睡着了的原芯雅,符酒沅给她盖好被子后就蹑手蹑脚地抱着另一床被子走了出去,不是这张床不够两个人睡,而是原芯雅后半夜很有可能给她踢下床去。

    她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被原芯雅踢下床了。

    另一边的时迁开着车到了段溪家,还带上了段溪喜欢吃的那家寿司外卖。

    “手好些了吗?”每一个来看段溪的人几乎都会这么问他,段溪笑着回道:“你怎么又来了?说几遍了,很好。”他用左手别扭地夹起一枚寿司放进嘴里。

    但时迁也知道恢复再怎么好他也不能再继续打职业了。

    看着对面的时迁迟迟没有动作,双眼看着他的那只受伤的右手,眼里带着愧疚。“又不是你撞的我,你这个表情是干什么?”段溪放下手中的筷子,一时间也没了吃寿司的欲望。

    “抱歉。”

    “都说了不是你的错。”

    “……我们不能一起拿冠军了。”因为他的那波节奏,导致了游戏的失败,也导致了段溪离世界冠军远了一步,甚至是永远都不能亲手拿到了。

    段溪听见这句话情不自禁笑出了声,“那你就带着我的那份一起拿冠军不就好了,再说了我又不是不玩游戏了。”

    “说起来教练已经看好了新人,过段时间我就亲自去会会这个新人。”段溪把话题转向了另一边。“新人?”时迁并不知道这件事,但他知道队伍招新人是迟早的事。

    段溪点点头,“你应该熟悉,Mon,那个之前和你一起抢第一的那个。”

    “我知道,但他最近这一个月好像不怎么打了。”

    “所以,我决定等他上线了再去会会他。”段溪说着又夹起一枚寿司,“我还有些期待和那位Mon见面,大概和夏亦南一样话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