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国服第一的菜
Chapter.11 五排摇摇车
    Chapter.11

    段溪趁着Mon在线的时候跟Mon聊了许多,也知道了Mon对《绝境》的态度甚至包括Mon是自己粉丝的这件事。

    Mon玩逆鳞的初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段溪。

    Mon:看了你很多场比赛,学到了很多。

    GP. D:有时间一起打游戏吗?想看看你从我这里学了多少。

    Mon:没问题的。

    看见Mon答应后的段溪立马创建了五排房间,把Mon和原芯雅拉了进来。

    今天绝不骂人:Mon?狮子呢?

    这个六字ID就是原芯雅,屏幕前的原芯雅看着房间里除了段溪之外的另一个人发出了疑问。她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之前和时迁一起霸占榜一榜二的大佬。

    GP. D:他临时有事来不了了,符酒沅呢?

    时迁当然不能拿大号过来,得拿着小号跟着符酒沅一起过来才行。

    今天绝不骂人:才结束工作,我去叫一下。

    原芯雅切出游戏直接拨打了符酒沅的电话,对方也是很迅速地就接通了电话。“速速,带你上分。”原芯雅回家的路上就跟符酒沅说了今晚一起打游戏,符酒沅在答应前也问了问早就已经约好的小十,得到小十同意的答复后这个五排车才确定下来。

    但原芯雅确实也没想到这个车大佬云集,她也没想到就这么一段时间符酒沅的段位居然上得那么快,都已经不用开小号跟她一起打了。

    “我马上上线,我去叫叫我朋友。”

    挂断电话后的符酒沅给小十发了消息,得知对方已经在线后的符酒沅匆匆忙忙登上了游戏,接受了原芯雅的邀请,进入房间后邀请了小十。

    段溪看着进来的时迁小号整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快速打出了一行字。

    GP. D:五楼打什么位置?

    另一边的时迁看着段溪发来的问题虽然很不想回应但还是很不情愿地回复了两个字:打野。

    今天绝不骂人:那老段打野吗?

    GP. D:好,那酒沅玩中吧。

    九沅沅:我?那大家可能要四打五了。

    今天绝不骂人:没事宝贝,有我。大家开麦吧,打字真的很麻烦!

    九沅沅:好吧,我尽量技能不放反。

    游戏开始,选英雄的环节Mon在二楼,看见段溪选择了射手的情况下他也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英雄,也是段溪最想看见的,逆鳞。

    符酒沅毫不意外选出了艾丽克丝,原芯雅也选择了控制技能较多能保住C位的辅助,时迁在五楼最后选择了塞克。

    游戏开始后原芯雅先跟着符酒沅中路抢线,艾丽克丝的清线速度很快,他们第一波就能抢到线权从而比对面更快一步去边路支援。

    对面的战士前期打得很激进,符酒沅看着对手靠前的站位也快速跑去草丛里站好了位置。 对方出来抢线权的时候配合Mon一二技能带走了对面战士。

    第一滴血。

    “小十!我、我拿一血了!”符酒沅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正在野区打野的时迁愣了一下,甚至塞克打野的动作都愣了一下。

    十:嗯,很厉害。

    “我靠酒沅!你现在那么厉害了吗?”原芯雅率先开口,这是她第一次看见符酒沅拿一血。

    “酒沅意识一直可以的,这段时间进步不少啊。”正在下路发育的段溪也夸了两句,“听芯雅说你最近都在和五楼打游戏吗?“段溪把话题扯到了时迁身上。

    符酒沅还沉浸在自己拿了一血的喜悦里,过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段溪问了自己问题。

    “啊,是的。”

    “五楼朋友的打法很激进啊。”段溪又继续说道,此时的时迁正在疯狂入侵对方野区。“他一直都这样,很厉害的。”每次一提到时迁,符酒沅说话的语气都跟平时有所不同。

    上路Mon打得也很激进,多次单杀,这一把对面会输已成定局。段溪也不断拉视角看上路的操作,确实和他自己的打法很像,都是在有足够技术和自信的情况下把打法做到最大利益化,有退有进。

    特别是打完之后那一波嘲讽技能,更有他的风范了。

    游戏结束后,大家退回房间准备下一把时,Mon打出了一个问题。

    Mon:打野的打法好像狮子,是粉丝吗?

    十:不是。

    Mon:很少能见把塞克玩的那么好的玩家。

    十:比他好一点罢了。

    看着时迁的回复,屏幕另一头的段溪笑出了声,有生之年居然能看见时迁自己呛自己,稀事。

    很难得这一次五排中,符酒沅的c位玩的很正常,至少不会让队友四打五了,虽然是他们的话四打五也不是不行。

    “那我就下线啦,要睡美容觉了。”原芯雅率先下线,之后跟着的是Mon和段溪,最后房间里只剩下了时迁和符酒沅。

    “那小十我也……”也准备下线的符酒沅在退出房间前看见了小十打出的消息。

    十:刚才为什么要叫我?

    “嗯?拿一血的时候吗?”

    十:嗯。

    “那个啊,下意识就喊出来了,嘿嘿。”说起这件事符酒沅还有些不好意思,从喊完的第二秒就不好意思了。

    十:很厉害,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那明天……”

    十:明天老时间等你。

    “好,晚安。”

    十:晚安。

    看见对方的回复后,符酒沅心满意足下线了,看着下线了的符酒沅,时迁脑子里回想着打游戏的时候符酒沅和段溪的对话。

    他一直都这样,很厉害的。

    有点开心。

    另一边的段溪在结束游戏后立刻给陆宁打了电话,Mon的情况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乐观。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是妈妈把他带大而且他的妈妈精神状态并不好。

    所以他告诉段溪,他不想让妈妈担心,而他的妈妈希望他好好读书最后去当医生。再说了,Mon的学习成绩很好。

    Mon一开始玩《绝境》的初衷是因为偶然看见了GP的比赛,他自己也很有天赋,几乎什么位置都能轻易上手但最擅长的还是战士位。

    他热爱这个游戏,但他还没有想清楚要不要接受GP的邀请。

    “这么一说,我觉得他大概率不会接受了。”陆宁听着段溪带回来的情报开始有些顾虑了,Mon很在意母亲的感受,所以他也很有可能顺着母亲的意愿走,去当医生。

    “可他并不想当医生。”段溪补充道。

    “……那他到底是什么情况?“陆宁有些摸不着脑袋。“很少和母亲沟通,他只是一味地接受母亲的要求。”段溪总结出了这么一个情况。

    “所以事情还有转机吗?”

    段溪笑道:“当然有,只是需要点时间。”他看了看电脑上显示的资料,少年稚气的脸被框在20寸的证件照里,资料上有少年的基本信息以及他的获奖经历。

    段溪挂断电话,抱着笔记本电脑窝在了沙发上,盯着屏幕上的资料脑子里想着今天Mon游戏里的操作,他还真的想不到对方居然是个高一的学生。

    呼,看来最近事情不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