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国服第一的菜
Chapter.14 高一作业很多
    Chapter.14

    Mon,本名侯业彦,只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一学生,如果一定要找出他不普通的那一点,那就是他曾经上过绝境天梯榜的第一吧,虽然第二天就被时迁挤到了第二。

    最近他平静的生活多了些不太平静的东西,例如他每天放学都能在学校门口看见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即使是在阴天他也戴着墨镜。

    起初他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没有兴趣知道他是谁。只是他一走出校门就被他给拦下了,如果不是这个人墨镜摘下得早,他真的会以为这是个收保护费的。

    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整天蹲在学校门口,大阴天也戴着墨镜的可疑人员居然是段溪。

    “所以,您今天为什么又在这里?”Mon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了,而且他今天还被安排了值日,现在这个点学校几乎都没人了段溪还等在这里。

    段溪从车后座拿出他打包过来的奶茶,“人力外送。”

    “我不喝甜的。”Mon看着段溪手里的那两杯奶茶不禁皱了皱眉,段溪知道自己又走错了至关重要的一步。“难不成你小小年纪还喜欢喝茶吗?”

    Mon低头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不好意思段先生,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叫我段溪就行。”段溪靠在车门旁笑着说道,“去哪?我送你。”段溪看着少年一脸冷漠,自己也感到了一阵尴尬,这个小子真的是自己的粉丝吗?

    Mon摇摇头,“很近的,谢谢好意。”

    “那有时间跟我聊聊吗?”

    Mon沉默了一会,“您这几天都在我们学校门口待着,就是为了找我说这句话吗?”

    “……是、是啊。”

    “那第一天的时候说就好了,没必要那么多天都在这里蹲着。”

    “嗯,说的很有道理。”段溪前几天一直不行动的原因是他还没想好怎么跟Mon开口,所以每一次都只是简单打个招呼,他起初是想着先拉近跟Mon的距离然后再说事的,但好像只靠打招呼是拉不近距离的,而且Mon看起来根本就不像他的粉丝!

    Mon指了指那辆迈巴赫的副驾驶座,“我可以坐上去吗?”

    段溪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对上少年冷清的眼神后才缓缓点头,“当然可以。”

    “想去哪聊?”坐上驾驶座的段溪发动了车,他没想到居然进行得那么顺利。“都行。”Mon单手撑着脑袋靠在车窗旁,看着窗外的夕阳有些出神。

    段溪若有所思,最后带着Mon去了他常去的那家餐厅。

    “聊什么?”Mon直接切入了主题,段溪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弄的脑袋嗡嗡的,“……战队的事。“他本想着先聊聊家常,但现在看起来要是聊家常Mon就会失去兴趣甚至直接走人。

    Mon回答得也很干脆,“抱歉,我不行。”

    “那当医生是你的梦想吗?”

    “不是。”对于这个问题Mon也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那你有想过以后干什么吗?”

    他愣了一下,很明显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想说出口。

    “从小我就被家里人安排好了道路,他们想让我学的我都学了,想让我拿的奖我也拿了,外人的夸赞我也听多了,但那个时候我总感觉我不属于自己。”段溪见状说起了自己的事,“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以后想干什么,大家似乎都默认我以后会成为公司的接班人。”

    Mon缓缓回过神,盯着段溪的双眼开口问道:“您一开始就想打职业吗?”

    段溪摇摇头,“我想开一家花店,现在也是。”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去打职业呢?”

    “为什么我只能想做一件事呢?”

    Mon被段溪这个反问震住了,他沉默了一会,也没有继续说话。

    “我为我曾经是职业选手感到骄傲,即使现在不能继续职业生涯,但我也会有其他想做的事。”段溪在很快的时间里帮Mon切好了牛排,轻轻推到了Mon的面前。

    Mon似乎被段溪这一举动惊讶到了,他低头看着面前的牛排,小声低喃着:“我四肢健全。”

    “不好意思,看见比自己小的孩子我就喜欢多照顾一点。”段溪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么做可能会让Mon有些不自在,“下次你自己来。”

    “下次?”

    “嗯?偶尔一起吃个饭还是可以的吧?”

    看起来Mon是打算把这次当作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有点惊讶。”

    “为什么惊讶?”段溪没想明白。“毕竟是自己崇拜的人。”Mon缓缓开口道,实不相瞒,从Mon口里听到这句话,段溪似乎还有些骄傲的感觉。

    段溪笑笑,“能被你喜欢是我的荣幸。”他第一次看见Mon的操作的时候就注意到了Mon对细节的处理,很极致,似乎在他的操作里就不会有失误。

    是个不可多得的选手。

    这是段溪对Mon的第一评价,也是因为这个评价陆宁才会对Mon那么执着。“你还有很多时间去思考自己想做的事是什么,偶尔也和家里人谈谈自己的理想吧。”段溪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把Mon说服进GP的把握,他只是觉得自己与这个高一的小屁孩莫名投缘。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粉丝。

    “我打比赛的时候爸妈也偶尔会来看的,”段溪拿起桌上的红酒杯微抿了一口,“我还看见过他们举过有我名字的灯牌。”

    “那你会去开花店吗?”

    “我一个朋友也问过这个问题,我当然会去,到时候你还可以来我的花店买一束康乃馨送给你的妈妈。”

    “那还挺不错。”

    聊天进行到这里,段溪觉得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至少和Mon像是朋友一样了。看来陆宁交给他的任务是完成不了了。

    “说起来你这个赛季上线频率不高啊,是课业繁忙吗?”段溪没在国内上过高中,所以对国内高中的课业不是很了解。Mon点了点头,“高中是挺忙的。”

    段溪赶忙看了眼现在的时间,已经快晚上八点了,“那我、我现在送你回家写作业?”段溪可不想耽误孩子学习。

    只见Mon继续淡然地吃着盘子里的牛排,毫不在意地说道:“不用,回去也不会写。”

    “怎么能不写作业?我知道你成绩很好,但是每日任务都要完成,这样下去你以后跟不上怎么办?”段溪一听就来劲了,他之前就是这样催原芯雅写作业的。

    Mon似乎习惯了听这些话,“我已经自学完了。”

    “啊?”段溪一时间不太想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学完高中课程了。”

    段溪是知道这小子学习很好,但没想到还能是这个程度的,他之前看谁提前学完课程都是在电视上。

    “作业我几乎都是当堂写完,放心。”看着段溪那么关心自己的作业问题,Mon还是给了段溪一个让人放心的回答。

    “那有时间可以来GP的俱乐部和大家一起打游戏。”段溪突然想起Mon是个出了名的独行侠,不出意外的话之前跟他们五排那次是Mon第一次参加多排。“跟我们邀请你进GP没有关系,只是多了一个一起打游戏的朋友。”

    “有时间的话再说吧。”

    “有时间?”段溪没记错的话,几分钟前这个人还说自己回家也无事可做。“是啊,毕竟高一作业挺多的。”Mon微微扬起嘴角,“既然段溪本人让我好好写作业,我就多花点时间心思。”

    段溪对上了他略带笑意的眼神,突然意识到Mon这是让他往自己挖的坑里跳呢。他低声一笑,继续切自己盘子里的牛排。

    “上次五排的时候,是狮子在玩打野吧?”Mon突然提到了上次五排的事情,“这你也看出来了?”段溪对他突然的猜测感到有些惊讶。

    “乱猜的。”他确实是乱猜的,也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就猜中了。“诶,你记得上次跟我们玩的那个艾丽克丝吗?”既然提到了上次五排,段溪又忍不住说一说时迁和符酒沅的事了。

    “记得,拿了一血很兴奋的姐姐。”Mon又思考了一下,随后补充道:“狮子的女朋友?”

    “小朋友可别因为别人玩情侣英雄就乱定义别人的关系哦。”

    Mon耸耸肩,“有吗?大概是因为塞克这样耗蓝的打野还会全局把蓝buff让给不太会玩的法师,所以我就以为两人关系不一般。”

    段溪听到这一段整个耳朵都竖起来了,他当时顾着去切Mon的视角,所以就没注意时迁和符酒沅,现在一听Mon给自己复盘,他整个人就是极度的后悔。

    别说让时迁让蓝了,即使他玩的打野不需要蓝buff他也不会把蓝让给别人,比赛的时候除外。

    “你还发现了什么?”段溪更激动了。

    “抗塔让头。”

    “还有呢?”

    “第一时间去救法师。”

    “还有呢?”

    “这些还不够吗?”Mon实在不明白怎么段溪跟突然变了个人似的,“那你怎么看这两个人?”段溪又继续问道,这次聊天从一开始的聊职业开始向奇怪的地方发展了。

    坐在对面的Mon想了想,吞下了盘子里最后一块牛肉,“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