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即刻恋爱
第一章:咖啡1
    任陶微感觉左侧腋窝按压上去有些疼,起初她并不是很在意,直到第二天晚上,她发现她的右侧腋窝按上去也疼了。

    她赶紧将手上的东西写完上传到网站后台的存稿箱,然后点开百度,输入“腋窝按压疼”五个字,点开了搜索。

    屏幕上迅速跳出十多个相关链接,她一一点开仔细地浏览了一遍。看完第一页的全部链接后,她又点了下一页,就这样盯着笔记本屏幕看了一个多小时,任陶微觉得她胸口也开始泛起疼来。

    望着百度上那些耸人听闻的解释,她握着鼠标的手不禁有些发抖,脸色也比先前白了好几分。

    原本趴在她电脑旁睡觉的蛋蛋似乎察觉到了她异样的情绪,抬起硕大的脸,担忧地朝她“喵”了一声,弓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拿肥硕的脑袋蹭她的手。

    任陶微敷衍地伸手撸了几下猫,心中越发压抑,她感到难受地从椅子里站起身来,穿着拖鞋去了厨房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闻到香味,原本睡在客厅里的另外几只猫都围了过来,眼巴巴地蹲坐在她的面前。

    任陶微无奈地叹了口气,从橱柜里拿了包冻干出来,分发到阳台上的一排猫碗里。八只猫瞬间都涌了上来,乖乖地守着自己的碗,不争不抢地吃着碗中的零食。

    任陶微胸闷地看了众猫一眼,又回到了厨房,将泡好的咖啡端去客厅,喝了一口,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嘴里满是黑咖的苦味,她打开茶几上的奶糖罐子,往嘴里塞了一颗糖,随后蹲下身,拉开茶几抽屉,从里面掏出一捆厚厚的本子来。

    最上面八本蓝色的小本子是任陶微家里八只猫的身份本,上面有每只猫的详细介绍,疫苗接种情况。

    下面绛紫色的是她的存折,任陶微年纪不大,96年出生,上个月刚满24岁,像她这种年纪的年轻人,一般都不用存折的,有钱都往银行卡或者余额宝里放,但她用,不仅用,她还有八本存折。

    每本存折封面上任陶微都写了名字,分别是她家八只猫的名字,皮皮、蛋蛋、鼎鼎……

    存折里是她这些年给每只猫存的钱,虽然不多,但足够每只猫度完整个猫生。存折下面,是她的房产证,车的行驶证,还有她所拥有的猫咖所有权证书,也就是她现有的全部财产。

    在这些财产下面,是七八份保额不菲的保险,大多都是医疗保险跟意外险,还有一份身故险。

    任陶微将这些本子都放到了一边,从最底下抽出一个牛皮纸袋,打开封口,掏出一张A4纸,拿在手上看了一会。

    那是她去年急性肠胃炎住院时写下的遗嘱,遗嘱的内容很简单,倘若哪一天她死了,她愿意把所有遗产跟保险受益金赠送给她的好朋友岑洛玖,前提是她得帮她继续饲养她的猫,直到它们的猫生结束。

    看到这里,很多人一定会问为什么任陶微不把她的遗产留给她的父母亲人呢?

    因为,任陶微是个孤儿。

    任父在任陶微六岁的时候就得了胃癌去世了,此后,任陶微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在她上大一的时候,任母又被确诊得了乳腺癌晚期,只撑了一年也走了。

    父母都是癌症去世的,所以任陶微一直认为自己也是活不久的,早晚有一天,她会跟她的父母一样患上癌症,很年轻就会死了。

    任母是个高中老师,受母亲的影响,任陶微从小就看了不少书,古今外的名著她都可以信口说来。在初中时,她就开始自己发表小说,在出版圈曾红极一时,赚了不少钱,任母去世后,她就退圈不写了,回到了老家,开始了她的猫奴生活。

    她一共养了八只猫,皮皮蛋蛋是蓝猫,鼎鼎是只串串英短,是皮皮蛋蛋吃了一年猫粮的宠物店老板猫卖不掉嫌浪费粮食送给她的,饱饱是美短起司,牛牛是饱饱生的儿子,大小花花这对双胞胎则是鼎鼎的儿子,至于小黑猫迪迪是她捡的流浪猫。

    家太小,猫太多,为了给她的宝贝们好一点的生活,任陶微拿自己多年写书赚的钱在市区买了一栋三层楼。一楼她用来开了家猫咖,二楼做她的起居室,三楼她设计成了仓库。

    除此之外,她还给自己买了诸多保险,防止她日后死在她的猫前头,给她的猫留了些保障。

    如果猫奴可以分等级的话,估计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任陶微更资深的猫奴了。猫是任陶微的一切,它们既是她的亲人,又是她的朋友。

    她是个孤独的人,她虽屈居于这世间一角,却没有一人与她有多少羁绊。

    岑洛玖是任陶微仅有的一个朋友,还是她在网上认识的。

    豆瓣上有许多跟猫有关的小组,岑洛玖经常在里面蹦跶。

    任陶微还是养猫新手的时候常去那些小组里取经,在那里她认识了岑洛玖。

    岑洛玖超级喜欢猫,但是她的条件不允许她养。她是个在读大学生,宿管不给学生养猫,岑父岑母还对猫毛过敏。

    任陶微有猫,还有个猫咖,关键她跟岑洛玖还在一个城市,因而岑洛玖就缠上了她。

    岑洛玖经常来她的猫咖玩,一泡就是一整天,一开始是撸猫,后来是来撸猫加蹭吃蹭喝。对此,任陶微一惯很容忍。

    任陶微的猫咖不是开在闹市,生意一向很清淡,平素都没几个人来,没客人的时候她就在店里给建筑公司设计些图纸。

    她的钱都拿来买楼了,如今维持猫咖运营跟她的基本生活还得靠她画设计图赚钱。

    自从岑洛玖来后,她店里的生意比先前好了不少。

    岑洛玖经常会带同学一起来,他们会将任陶微的店拍照上传在微博跟豆瓣做宣传,久而久之,任陶微的那家名叫“桃子小姐和她的猫”的猫咖就成了网红店。

    生意一好,岑洛玖来得更勤了,她都大四了,其他同学都忙着找工作实习了,但是她没有,她宁愿天天赖在任陶微的店里帮她打理猫咖。

    倒不是她特别喜欢给任陶微赚钱,而是她就读的是医学院,岑洛玖从小就怕死人,根本不喜欢当医生,要不是当初为了买单反被父母引诱上了医学院,她说什么也不会选这么一个学校的。

    什么解剖学、胚胎学、药剂学、生物化学……

    除了生理学之外,她一科都看不懂,从大一开始挂科挂到大四,就她那满堂红的成绩,能不能顺利毕业都还是未知数呢。

    像岑洛玖那种水平就连宠物医院都不愿意招她当实习生,何况给人看病的医院呢。

    索性岑洛玖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姑娘,她知道自己无处可去,所以就来了任陶微这,每天除了帮她看看店外,就拿单反玩玩摄影。

    赚钱跟梦想两不误,谁规定医学生日后一定要当医生啊!

    岑洛玖喜欢来任陶微的猫咖,任陶微也喜欢她来,久而久之,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有岑洛玖给她打理猫咖,任陶微的生活就剩下了写书,撸猫,数钱。

    那简直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生活,确实如此,但对任陶微来说她要是能不生病就好了。

    为了维系她建造的流浪猫狗乐园日后的运转,她听了岑洛玖的话,重回网上写书,开了个“玛丽莲梦露”的马甲专写时下大热的三流言情。更文的这段时间,她钱是没少赚,但每天都面临着编辑读者的疯狂催稿,还有黑粉的无尽谩骂。

    重压之下,她每天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本就不怎么好的体质更加糟糕了,得个伤风感冒都能咳嗽个半年。

    去年她得了急性肠胃炎,直接在家痛晕过去了,要不是岑洛玖来猫咖上班看到她没把猫送下去上楼来找她,她估计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

    自那之后,任陶微就给了岑洛玖一把家里的钥匙,还偷偷写了份遗嘱。

    从去年到现在,她得过流感,发过水痘,还长了痔疮……

    任父是31岁得癌症走的,任母是42岁去世的,任陶微觉得照她这个体质下去,她很有可能二十多岁就得癌症了。

    她其实早就做好要死的心理准备了,可是真到了要面临生死的那一天,她发现自己是舍不得死的,哪怕她身边没有可以牵挂的人了,她还是有些舍不得。

    她的猫孩子们才几岁,她上半年捡的流浪猫狗们刚有了家,她给它们设计的乐园还没有完工,她还不想死。

    想到这,任陶微忍不住鼻酸地掉了两滴眼泪,她蹲在地上,抱住了自己。

    几只猫都凑了过来,围在她的身边,蛋蛋依旧拿大脑袋蹭她,饱饱跳进她怀里舔她的眼泪。

    任陶微难过得不行,她抬头看了下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凌晨四点多了。

    等天一亮她就要去医院了,百度上说的她这种症状最坏的结果就是乳房肿瘤向淋巴结转移,但万一不是呢……

    任陶微怕得眼泪又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