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即刻恋爱
第一章:咖啡3
    任陶微挂的是专科门诊,给她看诊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医生。

    任陶微将空白的病历本跟挂号单一并放到女医生面前,然后紧张地在椅子上坐下。

    女医生抬眼瞥了她一记,然后将目光又一次移回了电脑屏幕上。

    “叫什么?”

    “任陶微。”

    “哪里不舒服?”

    “两侧腋窝按上去有点疼,中间摸上去有点凸起,还有胸部摸着也有点涨痛。”任陶微仔细地说道。

    那女医生听完,意味深长地打量了她一会。

    任陶微被她看得有些头皮发麻,她心里更加不安起来,忍不住地问那女医生:“医生,我这情况是不是很严重啊?”

    女医生没直接回她,抽办公桌里侧抽出张纸,拿笔在上面写了几个潦草的大字,递给了任陶微:“先做个乳腺彩超看看吧。”

    任陶微站起身,接过那张B超检查申请单,还想问点什么,排在她后面的姑娘急着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她刚坐过的凳子上。

    “还愣着做什么,去一楼缴费啊!不然人多了,你上午可来不及看了。”女医生催促她。

    任陶微将想问的话都憋了回去,默默地拿着B超单跟挂号纸走出门,乘电梯下了一楼,在自动缴费机上缴完钱后,又去了四楼的B超检验室排队。

    今天是周一,上午来看病的人不少,B超室外面的等候大厅里坐了不下三十个人。

    任陶微还算来得早的,可轮到她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看到液晶屏上跳出自己的名字,任陶微又一次深深地吸了口气,低着头,拿着单子通过玻璃门,走进了B超检验科。

    一直走到8号检验室,她才停了下来,敲了敲虚掩的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任陶微暗自松了口气,还好,不是男医生。

    她第一次做乳腺B超,来之前她已经在网上查过这方面的信息了,知道做这个检查要上身衣服都脱掉,连内衣也不能留,要是男医生给她检查的话,那她就太尴尬了。

    任陶微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将B超申请单跟缴费单一并给了坐在仪器前的女医生。

    女医生看了一眼单子后,让她躺在床上,把衣服脱掉。

    任陶微听话地照做,先将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放在一旁的凳子上,然后开始脱毛衣。

    她穿的是高领毛衣,领口有些小,脱起来有些费劲。

    毛衣脱到一半,领口卡住了她的头,她正在用劲,突然听到有人敲门,随即响起的是一道男人的声音:“张老师,你在不在?陈主任让我问你杨惠娟之前的所有报告单你调出来了没有,他急着要看,病人家属催着要做手术。”

    声音有些耳熟,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任陶微下意识地想要将毛衣拉回去,可她今天扎了头发,为了好看,头发上还别了个桃子发卡,这会发卡好像勾住了毛衣,她怎么扯也扯不回去。

    毛衣脱不掉,又拉不回去,任陶微举着双手,头被毛衣盖住,完全看不到周围的情况,隐约间她听见负责检查的那个女医生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打开了门。

    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她听到那女医生对门外的男医生说道:“杨惠娟的报告在我车里,我昨晚带回去整理,早上忘记拿出来了。这样吧小胡,你先替我在这顶会,我去车里拿。”

    说完,没有给那男医生推脱的机会,任陶微就听到了那女医生踩着高跟鞋匆匆离去的声音。

    短暂的死寂过后,B超室的门再度被人关上,有人走了进来,朝她淡淡地说道:“脱完衣服躺病床上。”

    是男医生的声音。

    任陶微脸颊一阵发烫,她举着双手,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对方清咳了声,催促她道:“后面还有好些病人,你还做不做检查了?”

    “做的。”任陶微嗫嚅了声,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她闭着眼睛开始拼命将头上的毛衣往上扯。

    可那发卡不知道勾住毛衣哪了,她怎么扯都扯不下那毛衣来。

    她真要哭了,又羞又气地朝那男医生哭腔道:“医生,我毛衣被发卡卡住了,你能帮帮我吗?”

    对方没有回答。

    任陶微的头藏在毛衣里面,脸烫得要烧起来。

    她感觉到周围的气压都变冷了,她有些自暴自弃地开始疯扯毛衣。

    她发誓她活了24年,从未像今天这么丢脸过。

    可这毛衣像故意跟她作对似的,就是卡在她的头上不下来,她急躁得都要骂人了。

    突然,头上一痛,那医生摘掉了她那个可恨的发夹,顺带拔掉了她几根头发,几下用力,终于将她的毛衣从她头上扯了下来。

    重见光明的那一刻,任陶微感觉不到丝毫快乐。她羞得都不敢抬头看那男医生的脸,脸上滚烫地抢过毛衣往地上一丢,转过身去,背对着那男医生开始脱身上剩下的衣服。

    那男医生在看到任陶微脸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微微地怔了一下。

    怎么是她?

    把身上的衣服脱光,生怕再挨骂,任陶微快速地爬到病床上,闭上了眼睛,假装死人。

    她若睁开眼的话,就能看到那男医生在她脱好衣服后,同样地别过了脸去,干净的脸上掠过几丝尴尬。

    胡言是这家医院新来的实习生,先前他虽在学校实验室里见过不少全裸的尸体,男女性都有,可是在医院给活的女性做乳腺检查他也是头一次。

    他是心脏外科那边的,若不是陈主任让他过来拿报告,张老师又把报告忘在了车里,平素根本不需要他给病人做乳腺检查。

    还好对方闭着眼睛,所以看不到他脸上的红晕。

    胡言微微松了口气,拿出医生该有的专业态度,调整好心态,坐到了检查仪器旁,拿起任陶微的B超申请单,先核对病人姓名。

    “是任陶微本人吗?”

    “是。”任陶微闭着眼小声地回道,紧张得都快不能呼吸了。

    确定完病人姓名,胡言看了下单子上要检查的内容,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瞥到了年纪一栏。

    24岁,比他大吗?

    还以为是小妹妹呢?那么爱哭。

    胡言眉头微皱了下,没有多想,在任陶微的胸部跟两侧腋下都涂了一些耦合剂,开始认识地对着电脑显示屏给她做检查。

    任陶微感觉到身上的凉意,羞耻的心情再度被恐惧所代替。

    “两侧腋下都疼对吧?”她听得男医生问她。

    任陶微闭着眼如实回道:“是的,按着疼,中间的肉还凸起来了,医生我这是得了什么病?”

    胡言没回她,给她检查完腋下,再帮她检查胸部乳腺。

    “胸部疼了多久了?”

    “就昨天晚上感觉有点疼。”得不到回应,任陶微心里更慌了,她顾不得羞耻,突然睁开眼,看向身侧的男医生。

    看到男医生的脸时,她不由得惊了一下,竟然是先前在等候大厅里帮她玩游戏的少年。

    他竟然是这里的医生?

    任陶微微愣了下,但很快就回过神来,眼下不是管那少年是谁的时候。

    见那男生一脸肃杀地盯着电脑屏幕,任陶微心沉了一大半,她忍不住急着问道:“医生,我到底是什么病?是乳腺癌吗?”

    胡言随手抓了几张纸扔给了她,目光一直盯着检测屏幕,想着报告该怎么写,忽然听到任陶微这么问他,他眼皮跳了一下,不由得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正对上她那双通红的双眼。

    胡言被她吓了一跳,她刚不是闭眼来着的吗?

    白皙的脸微微一红,他快速地别开目光,继续盯着电脑,在键盘上打字写报告,表情冷酷地回她:“不是,你可以穿衣服了。”

    不是癌,任陶微紧绷的心终于舒缓了一些。她最坏的打算是癌,如果不是癌的话,起码她短期不会死了。

    她稍微高兴了下,赶忙用手捂着胸,背对着胡言下了病床,迅速地将衣服穿了回去。

    穿完内衣衬衫,她的安全感回来了一些,捡起地上的毛衣,转过头激动地再度问胡言:“医生那是淋巴结肿大吗?”

    胡言闻言,眉头再度皱了下,将写好的报告打了出来,拿在手里,起身朝任陶微走了过去。

    任陶微顾不得穿毛衣,直接拿过凳子上的大衣往身上一套,红着脸,一脸期待地望着胡言。

    胡言看着她那头被毛衣弄得乱糟糟的头发,还有最上面纽扣没扣的衬衫,以及没有系好的大衣,眉头皱得更深了,耳根子有些红。

    她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把她怎么了。

    胡言有些厌烦地别开眼,不再看她,直接将手中的报告递给她,闷声道:“你没病。”

    “没病?”任陶微震惊,拿过报告一看,上面大致写着乳腺跟腋下淋巴都正常。

    “那我腋下为什么疼?中间还凸起来了?”任陶微怀疑道。

    是不是这医生太年轻,检查错误了啊!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任陶微刚说完,那个年轻的男医生就冷着脸瞪了她一眼,讥讽地宣布道:“那是因为你胖了,长了副乳。”

    任陶微:“……”

    不等胡言再说下去,任陶微已经红着脸,用报告捂住头,逃一般地跑出了8号B超室。

    她真是太丢脸了!

    不想活了都!

    任陶微刚跑出去,张医生拿着一叠报告单回来了,看到任陶微逃走,她纳闷地问胡言:“那小姑娘怎么了?你欺负她了?”

    胡言面无表情地瞥了张医生一眼,接过她手中的报告单:“我回去了。”

    “我是说错话了吗?这孩子怎么又摆臭脸了,好好的一张脸,多笑笑不好吗?一点都不像李院长。”张医生一头雾水地看着少年清瘦的背影,摇了摇头,嘀咕了几声,回到了B超室。

    下一位病人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