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即刻恋爱
第一章:咖啡5
    医院的实习生生活简直是把人当牲口,胡言忙了一天到吃晚饭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等九点半的时候,他还要旁观陈主任给一个病人做心脏搭桥手术。

    这种手术平素在他们这种小城市很少做,旁观机会也很难有,要不是他这段时间表现还可以,从未出过错,陈主任这么严厉挑剔的人是根本不会同意让他一个实习生旁观这种大型手术的。

    胡言知道自己来这家医院有不少人在背后议论他,说他是靠李院长的关系才进来的。

    毕竟市第一人民医院是国内的三甲医院,大四实习生要进来很难的,一般只有大五以上的学生才有资格进。

    他们大四的够实习资历的都只能被安排进二级三等医院,或者三级乙等之类的医院。

    像他这种直接空降到市第一人民医院,还是跟着心脏外科最有权威的陈主任学习的,当然惹人非议了。

    要不是学校安排,他也不想来这里。

    可是今年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始改革,给他们学校的大四生留了几个实习岗位,他们系的教授把各院成绩绩点排名第一的学生都推了过来,他正好在名额里。

    不来觉得有些可惜。来了吧,他跟李院长的关系又瞒不住,免不了被人觉得是关系户,甚至还有人说这医院今年改革招大四实习生就是为了弄他进来才改的。

    胡言长这么大,听惯了别人说他好话,鲜少听人骂他的。偶尔听到,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

    要知道,真要走关系,就他们家的关系,至于只给他安排到这小城市的医院吗?那还不是北上广三甲医院随便挑。

    啧……

    既来之则安之,谁都知道医学生临床实习经验对未来找岗位有多重要。所以就算每天被人说,又当牲口一样使唤,胡言也忍了。

    一天到晚都在忙,只有在吃饭的时候他才有时间玩手机。

    刚打开微信,他就看到了室友柳滕发来的信息。

    “胡爷,你看到岑洛玖发的朋友圈了吗?真是今日最佳啊!太特么好笑了,她说她老板看了百度怀疑自己得了乳腺癌跑去医院检查,结果只是胖了长了副乳。这年头医盲真的太可怕了,百度上写的都信,怪不得她会聘请岑洛玖这种人了,原来是一丘之貉。”

    胡言不是很喜欢柳滕这说话的语气,他蹙起眉头,回了条信息过去。

    “岑洛玖是谁?”

    柳滕:“……”

    “我们班那个满堂红啊!几乎门门挂的那个,同学四年了,你竟然还不认识她?不过也可以理解,你一个学霸,哪有时间关注学渣啊!”

    胡言抿了抿嘴,有点印象,但印象不深。

    他在学校平时除了上课就是钻在实验室里,鲜少正眼瞧人。

    倒不是他太高冷,谁也不爱搭理,而是有一次还是大一的时候,有个女生问了他一道题目,他好心帮人讲解了下,没多久那女生就被校园暴力了,后来还退学了。

    他也是之后听人说起是因为那女生跟别人说他很温柔地帮她解题,还说跟他关系很好。有人找他求证是不是跟那女生关系很好,他随口回了句不是,那女生就被说是撒谎,然后被同宿舍的女孩子孤立了,之后又被骂不要脸什么的,那女生受不了就退学了。

    虽然胡言自认为自己是实话实说,他确实不记得那女生,更别说关系亲近了,他只是出于同学情谊帮忙讲了个题而已,但得知那女生因为他被退学后,他心里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毕竟人家考个大学不容易,何苦把人逼成这样。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胡言打小就知道自己长什么模样,他一不是瞎子,二不是聋子,三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这副模样有多祸人,可他又不能自我毁容对吧,所以只能不理人了。

    不管男女,一概不理,总不会再有人因他退学了吧。

    他心中有骄阳,所以无心再叨扰那些风与月。

    胡言隐约猜到岑洛玖发的那条朋友圈里指的老板很有可能就是今天来他们医院乳腺科看诊的那位姑娘。

    虽说因肥胖长副乳的人很多,但是怀疑自己得乳腺癌的人可不多。

    胡言对别人的事一向没多大兴趣,他将手机放在一边,没有再理会柳滕。

    今晚点的外卖里面油放太多了,他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喝了口水,他起身去将垃圾扔了。

    第二天,任陶微起的很早。她昨晚不到十点就睡了,熬夜使人发胖,为了快速减肥,她决定合理规划时间,每天早睡早起。

    其实任陶微看起来并不胖,她个子正好165,体重100斤,虽然比去年胖了五斤,但整体看起来还是很纤瘦的。

    她腿长,身上的肉全长在了肚子跟胸上,不脱衣服,谁也看不出来她胖了。

    想到脱衣服,任陶微就忍不住想起在B超室那尴尬至极的场景,如果可以,她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那个男生了。

    她还是母胎单身,竟然就这么被白白看了去。要是确诊生病的话,她心里还好受点,毕竟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可现在却说是她胖了,她太难接受了。

    早上就吃了两个水煮鸡蛋,喂完猫粮,铲完屎,任陶微坐到她的电脑桌前,写了会稿子放进了存稿箱。

    昨天她回到店里就跟岑洛玖说了要学冬泳的事,也不知道是岑洛玖良心发现,还是担心她一个人学不会,竟然二话不说地答应陪她一起去。

    在她店里做甜品的那个小姑娘听说她们要去学游泳,自感奋勇地说她也要去,她知道有一家游泳馆环境设施包括教练都特别好,她认识那儿的负责人,可以打折。

    任陶微觉得可以,既能便宜,又省了她找场地的时间,她当场就让甜品师小妹妹顾怡婷帮她们咨询价格。

    顾怡婷向游泳馆问了下,冬季淡季,游泳初学者两人团999一个人,三人团888,四人团777,如果顾怡婷帮她们报的话,她们每个人还能返现188元红包。

    这价格算是很划算了,反正三个人都要学,任陶微索性出钱让顾怡婷报了个四人团,拉着茶水吧的妹妹一起了。

    茶水吧的那个妹妹叫黄程程,外号小橙子,高中毕业没上大学就出来打工了。任陶微的猫咖刚开她就在这里了,算是这个店里最老的员工。

    小橙子家里是开鸡爪店的,来任陶微这前,她都在自家店里帮她父母串鸡爪,内心怀揣着一个女团梦,梦想有一天能出道,当个艺人,然后再也不要串鸡爪了。

    但她这个梦想从来没有跟父母说过,是因为小橙子的家庭比较特殊,她现在的父亲是她的继父,她亲生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扔下她们娘俩跟别的女人跑了,一直没有回来过。要不是遇到现在的继父,她跟妈妈的生活过得很辛苦。

    现在的爸爸对她很好,供她读书上学,待她如亲生女儿。只可惜她自己不争气,连个体育大学也没考上。

    小橙子知道,如果自己告诉家里她想做女团,父母哪怕砸锅卖铁也会像当初支持她当运动员一样支持她的,但是她不想这样。

    鸡爪店做的是小本生意,每天起早贪黑也赚不到多少钱。她不想父母因为她那不切实际的梦想过得更辛苦,所以她一直把自己的梦想压在心里,一边帮家里干活,一边打工赚钱,偷偷维持着自己的女团梦。

    他们的鸡爪店就在任陶微的猫咖店旁边,任陶微常常来他们家买鸡爪,也就自然认识了小橙子。

    有个夏天,小橙子给一家汉服店当模特,在外站台的时候热得中暑差点晕倒。任陶微正好在那个广场上凑热闹,看到了,知道小橙子在打工后,就让她到她的店里帮忙。

    那会她的猫咖生意很差,一天到晚都没几个客人,她自己就可以做那茶水吧,但她还是聘请了小橙子。

    平素生意不忙的时候,任陶微就让小橙子去上上表演课,学点舞蹈什么的。毕竟女团也要业务能力啊,总不能什么都不会,就去参加什么选秀吧。

    工作轻松,既能拿钱,还可以有时间学习唱歌跳舞,这么好的事竟然落在了小橙子身上。

    黄程程觉得,如果世界上真有天使的话,那么桃子姐绝对就是那个最美最可爱的天使。

    报完名,任陶微跟大家商议了下,每天晚上提前两个小时关店,然后她开车带大家去游泳馆,学一个小时游泳,再送大家回去。

    那个游泳馆就在顾怡婷居住的小区,是龙豪国际开发商承建的,馆内设施确实比其他游泳馆好许多。

    顾怡婷怂恿大家去那里游泳也是有私心的,因为她暗恋的那个男孩子天天都会去那里游泳。她觉得没有什么比跟任陶微她们一起去学游泳更好的理由去偶遇她的心上人了。

    顾怡婷游完泳直接回小区的,小橙子又跟任陶微住的很近。

    岑洛玖跟几个朋友搞了个摄影工作室,为了方便工作,她从学校宿舍里搬了出来,住得离任陶微那就隔了一条街,所以任陶微就算送她们回家也很方便,完全顺路。

    决定好了,大家白天该工作的工作,该赚钱的赚钱。

    任陶微屯完稿子,下午抽空去商场给大家都买了泳衣跟泳镜泳帽。

    晚上六点半,桃子小姐的猫咖店提前关了门,几个人在附近草草地吃了碗面,然后一同坐着任陶微的甲壳虫去了龙豪国际小区的游泳馆。

    冬季游泳比夏季游泳的好处就是游泳馆里的人很少,泳池里的水相对干净许多。除了几个喜欢运动、习惯游泳的人在馆内,都不见来学游泳的人。

    猜对了,任陶微一行人便是唯一一对来学游泳的初学者。

    学生少,教练多,所以她们一人分到了一个教练。

    鉴于医院的那次阴影还未散去,任陶微特矫情地要求女教练教她。

    这年头,像她这般思想陈旧、保守、落后的姑娘几乎是灭绝了。

    所以当她求问有没有女教练时,以岑洛玖为代表,其他几个人都一脸鄙夷地望向了她。

    答案是没有,这里没有女教练,别说这里,整个市内游泳馆现在都没有女的游泳教练了,这个来之前顾怡婷就打听过了。

    任陶微有些抑郁,最后还是小橙子站了出来,说她来教她。

    任陶微惊愕:“你会游泳?”

    小橙子点点头:“会啊!我高中是体育特长生啊!”

    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小橙子不可能考不上体育大学的,她全部体能成绩都很好的。

    任陶微忘记这茬了,她只想到其他人都去学了,留小橙子一个人在店里不大好,就直接帮她报名了。

    不过没事,报名费扣掉红包才几百块钱,还能免费游两个月的冬泳,怎么着都是划算的。

    任陶微瞬间高兴起来,有小橙子教她再好不过了,反正旁边也有教练守着,不会出什么事的。

    小橙子带着任陶微,岑洛玖跟顾怡婷找了两个游泳馆内长得比较帅的男教练。确定完组合,任陶微几个新手先躺在瑜伽垫上跟教练学习游泳的基本动作。

    学了半个小时,教练让她们下水适应。学习时间才一个小时,今天是来不及教多少内容的,主要是下水熟悉环境。

    她们下水的时候,顾怡婷的心上人还没有出现,小妮子的脸上表情郁郁的。

    虽然室内温度打的还可以,水池内水温也适合,可是刚下水,任陶微还是冷得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

    小橙子扶着她,让她在水里浮了会,又跟她讲了些游泳细则。

    任陶微认真地听着,她这人学什么都快,但就是跟体育相关的,她可以说是个废材。

    一连学了三天,岑洛玖跟顾怡婷适应性很强,很快就能在水里抱着浮木游一会了,任陶微还停留在水下憋气状态。

    她太难了。

    更让她感到崩溃的是,她憋气的时候耳朵里进了水。

    第四天清晨,她耳朵疼得精灵灵地响,她忍不住又百度了下,说她应该是得了中耳炎。

    任陶微也是真心服了她这体质了,即使很不情愿,但她还是不得已又去了趟医院。

    同一天早上,胡言的右眼跳了好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