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和纸片人女主互穿了
第一章:现世--“涅槃重生”
    “笑笑,去跟老头谈谈,我们解除婚约吧。”

    容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冷笑刚要从悬浮餐厅的观景台下去。

    他们挺久没见了,算是刚寒暄完。

    冷笑自认还算了解他,显然这场别有目的的生日宴,他不耐烦极了。

    他出国几年,当初那个桀骜张狂的少年似乎也有了不小的变化,眉目更为疏懒隽永了些,曾经浮于表面的狂骄被他敛进了面具里,那几丝燥意和不耐也拿捏得极好。

    说是解除婚约,其实算起来他们根本没有正式订过婚,所谓娃娃亲,更像是两家大人开了十几年的玩笑,日子久了,也莫名其妙地较起真来。

    “行。”

    冷笑脚步一滞,在寒风中吸了吸鼻子。

    长发被吹乱,她索性都别在了耳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眉眼越发鲜亮,丽质天成。

    倒也不是有多难受,就是有些出乎意料。

    冷笑目光冷清,无意识地落在装扮得光彩夺目的会场。

    场内宾客云集,高朋满座,西装革履的男人与打扮得精致华丽的女人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切尽是所谓上流社会的气息。

    人群熙攘,一室喧嚣热闹,唯有身边的人始终冷淡,再找不到少年时人如其名的火光。

    “不问问原因?”

    “咱们本来应该挺熟的,但事实上并不太熟,不是吗?”

    问了他也不一定会说,她何必浪费口水?

    容炽挑眉沉默了一会儿,才慢声道:“听说你在写作,应该听说过涅槃?去注册一个会员,我会给你补偿。”

    “好。”

    冷笑压根也没想过能得到什么回应,听了这话倒是更期待他能给自己什么补偿。

    她隐约听谁说起过容炽在全球最顶尖的网络公司“众生宇宙”任职。

    他说的“涅槃”就是众生宇宙今年推出的全息码字系统,当然涅槃也不止是用来码字的。

    在汉文化全球普及的今天,作为这个世纪最赚钱的行业,网文写作经历若干年起起伏伏的兴衰再次崛起,最终在本世纪成就了一个千万作者前仆后继的深坑。

    这个系统号称打造了最完善最专业的码字板块,并且与全球95%的联盟网站合作,也就是说只要你内容过硬,你的文就基本可以免费全球推送。

    全世界都在看小说是什么概念?

    那是30亿打底的流量!

    但涅槃最吸引作者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成为涅槃会员即可启用的、最新的脑电波码字科技。

    简而言之就是只要拥有这个系统,以后真就动动脑子就可以码字了。

    从涅槃出现在大众视野的那一刻,只要是从事写作行业的、无论哪个方向的文字工作者,试问谁不想拥有?

    唯一的问题就是涅槃的门槛太高,安装芯片加注册已经是很大一笔支出了,外加会员的巨额年费,一般消费人群基本别想染指。

    冷笑也网文,和所有挣扎在最底层的作者一样,想写故事,也希望自己的故事挣钱。

    可是没办法,挣钱也是需要投入的。

    而她作为一个每年需要大笔开销又只能自力更生的单机穷比,她连一般消费人群都算不上。

    唔……

    算了,债多不愁,勉强还能挤挤。

    ……

    【涅槃系统登录成功,请输入会员账号解锁更多内容。】

    冷笑没犹豫多久,第二天就购买了涅槃的虚拟芯片注册上了。

    她盯着屏幕上的字搓了搓手,心里有点肉痛。

    想到涅槃的市场和容炽承诺给她的“补偿”,冷笑咬了咬后槽牙,再次狠下心点击了充值。

    季度会员已经是她能力范围的极限了。

    看着卡里的余额只剩下最少的四位数,冷笑握着鼠标的手抖得像个筛子。

    不成功便成仁,她现在可穷得只剩破釜沉舟的勇气了!

    做完心里建设,冷笑便没有犹豫的理由了,点进了会员入口,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打开。

    涅槃出人意料的没有像如今市场上那些码字软件一样设计多余且花哨的东西,会员版也只是基础简单的码字版面,只是小屏幕换成了全息投影,传统的鼠标触屏操控也替换成了意识和眼神。

    看似简单的一个系统,却在技术上与其他的竞争对手拉开了前所未有的差距。

    甚至,没有对手。

    等待数据导入涅槃的过程中,冷笑最大的感触就是钱没白花,心理上的肉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于是便即刻开始整理文档。

    她一直写短篇,没有完整的长篇作品,手上除了几个系列短篇的大纲,只有唯一的本预设字数百万加的古早架空江湖大长篇,叫《少主自重》。

    小说背景是在名为“均洲大陆”的异世。

    均洲大陆四分天下,女主南疏尔是其中一方势力主唯一的嫡女,原设定就是女主怀疑自己的母亲是被人暗害,一边查找真相为母报仇一边和男主联手统一天下的故事。

    冷笑已经在这个文上死磕挺久了。

    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冷笑虽然文笔尚可,但因为笔力限制,原本还算讨巧设定在她的节奏下显得平平无奇,第一次投稿被拒。

    于是就在编辑的建议下另辟蹊径加入热元素“重生”以及后来的“男主一起重生”增加亮点,想掩盖一下她在其他的不足。

    但是冷笑老牌网站还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依旧杀得她怀疑人生。

    节奏拖沓不是改设定就能解决的,何况她二改之后的设定依旧不出彩,诚如编辑所言,必扑。

    她差点就想放弃了,说实在改文的滋味并不好受,但重写又会觉得可惜。

    好在涅槃的横空出世给了冷笑新的希望。

    她文笔不算差,只是对文章节奏的把控不过关,脱纲是家常便饭,所以想展现的世界在她笔下时常走歪,但这并不代表她的故事差劲。

    从故事走向说,《少主》各方面在国内的确不算新颖,但是涅槃的市场有着异国的新鲜读者,以现在外国人对本国文化的推崇,正剧向的江湖斗争就格外吃香,自带热点。

    毕竟在历史长河的某个时期,大多数外国人对本国人民的认知都是“武术之国”“人人都会飞檐走壁”,由此可见他们对咱们武学文化的兴趣有多浓郁。

    江湖正剧向,多少也沾点边嘛。

    汉文化普及加上涅槃码字系统的加持,冷笑相信古言的市场沉寂几百年后在这个有着世界人民基础的盛世,定然会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关于她最致命的节奏问题,有了涅槃意念码字的辅助,她脑海中想到的随时可以及时转化成文字保存下来,怎么删改都不可惜,也就没有了脱纲的顾虑。

    而设定方面,痛定思痛过后,冷笑没日没夜地研究了好几天近期世界热门网文榜的套路,终于想出来一个新的切入点。

    反派女主和女主一起重生!

    新的想法出现之后冷笑就埋头改文,但改文大业比她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文里无法修补的bug多得离谱,替换部分的剧情衔接到底还是太过生硬了。

    “不行啊,这样发展太师大人的出场就得延后了……”

    男主前三章还不出场,你不扑街谁扑?

    冷笑头疼地揉了揉额角,眼睛盯着空中那被自己拆解的七零八碎的正文内容,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干脆重新写算了?

    人在陷入纠结的时候被打扰,要么醍醐灌顶,要么犯错后悔。

    冷笑这时候就是后面那个。

    “……”

    老手机的来电铃声突然响起,冷笑大概是太久没有听到了,被吓得一个激灵,然后一个手抖把就《少主》的全部正文删了个干净。

    洗脑的铃声还在耳边响彻,但冷笑已经听不到了,她神情错愕地看着一片空白的系统,脑子里也跟被恢复出场设置了似的。

    操!?

    谁他妈这个时候给老娘打电话?

    电话?

    这是时候冷笑才意识到电话还在响,那头的人像是有着足够的耐心,非要等到接通不可。

    冷笑怒火攻心,一看是陌生号码,以为是中介销售,第一次没有直接挂断,对对方进行了一番“友好问候”:“你们穷疯了是不是?上个世纪的手机号也敢打过来,不怕直接拨到阎王那去?别说买房,改天你们改卖棺材了我都买不起!”

    冷笑许久没有这么大动肝火,乍嗷这么一嗓子差点给自己嗷缺氧,因此电话也没立刻挂掉。

    那边似乎是怔了几秒,才堪堪在冷笑要挂断的时候开口了。

    “笑笑小姐,消消气,要真到了买不起棺材的那天,作为曾经的未婚夫,这笔小钱我还是不会吝啬的。”

    不知道是不是手机太老旧的原因,男人的声音穿透过来,带着沙哑的质感,清减了话里的玩味。

    “容炽?”

    似是没想到婚约解除了他还会打给自己,冷笑也怔了怔,但这样的心思转瞬即逝,很快她蹙着眉从屏幕上移开手指,“你有事?”

    又是这家伙。

    冷笑瞬间觉得心口胀了一下,闷闷的,有火也发不出来了。

    容炽笑了一声,也不啰嗦,直接道明来意,“涅槃ID多少?解除婚约的谢礼签收一下?”

    去你妈的谢礼。

    心里骂归骂,嘴上却还是立刻就把账号报了过去。

    好歹也是牺牲了姻缘换来的,不要白不要。

    平复了一会儿,冷笑才说:“容老六,可别让我失望,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我就反口了。”

    冷笑咨牙俫嘴的,做足了要宰人的模样。

    她爸冷临和容炽的父亲是铁哥们,所她和容炽从小就玩在一块,两边看着热闹,所以有了这个口头婚约。

    虽说没正经交往吧,但玩着闹着多少也有点…姑且称为感情吧,谁能想到这个b出趟国回来就要退婚呢?

    她是真的想过要和他过日子的。

    冷笑的心思从没表露过,容炽自然听不出什么不对,他的语调带着惯有的轻慢,“放心,自然是诚意十足。”

    “全息自塑人物功能还在内测,涅槃的至尊会员都体验不到,这是哥哥给你开的后门儿。”

    去你妈的哥哥。

    冷笑没敢骂出来,毕竟她还挺期待这个全息捏娃的,不能把人惹急了。

    作为涅槃内部人员,容炽的行动力没得说。

    冷笑很快就收到了系统发来的邮件。

    点击接受后,冷笑眼前就出现了一支水晶质地羽毛形状的笔,底部还有属于它的名字。

    邪念。

    还恶意呢。

    冷笑哼了一声,骂了句中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