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韶光寒
凛冬将至时(上册完)
    杜寒绡上前去,将一束花送给他,笑道:“当日你送我一束,今日我还你一束,此去多保重,一路小心。”

    “自然会的。”微作沉吟之后,孙玉堂抬头,道:“你会不会看不起我?当日我还那般意气风发的说着要追求自由,如今却在现实面前低了头。”

    “不会,自由有很多种,改变方向并不意味着就是放弃追求。执着其实比起改变更容易,扭转方向,放下原来的执念去接受新的一切,才是真正需要勇气的事。”

    “这次家中变故,一直是齐嫣在陪着我,没日没夜,不辞辛劳,在我最奔溃无助的时候也从未想过要放弃我。我忽然发现,并非是她不懂我,反而是我太不懂她了,或许她天真,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没有拥有那些开放的思维,但是她的天真与认真也是许多人从始至终不曾拥有的。

    我总是将他拒之门外,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已经拒绝了去接纳她,自以为是地按着自己的一套法则去做事说话,还以为自己才是绝对正确的那个,觉得她与自己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从未想过要打开门,带她进入我的世界来看一看。其实,我从未想过,如果拥有同等的机会与路线,她或许比我懂得要更多,更优秀,开拓更广袤的新世界。”

    “所以,现在你想打开大门,接纳她?”

    “不,是我想带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或者说,是陪她走一段,她值得更好的一切。我希望,可以当一个为她指引一段路的导向,推开一线门的助手,之后,她会发现生活与世界远比海城里的一屋一堂,一餐一食更为重要,领略生命的意义与真谛,追求精神上的信仰与成就。届时,或许她就会发现,她自己配得上更好的一切。”

    杜寒绡将目光投向齐嫣,她正在叮嘱佣人将一只装着她护肤品的箱子要轻拿轻放,在感受到杜寒绡投来的目光后,她笑着挥手,也冲孙玉堂俏皮眨眼,脸上与眼底都是欢喜与满足。

    “不论如何,都不要辜负自己吧。”杜寒绡微笑。  

    楼韶华来的晚一些,上前来打了招呼,将一只箱子递与孙玉堂,告诉他里面为他备了些东西,兴许用得上。

    “二哥,有些话我不知道如何说,但是时至今日我尚唤你一声二哥,希望……希望……你能明白。”孙玉堂的脸上显露出了少有的凝重。

    楼韶华看着孙玉堂,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只是伸出手去,与孙玉堂握别。

    “一路保重。”

    看着载了孙玉堂与齐嫣的大船缓缓离港,渐渐消失在冬日的浓雾之中,杜寒绡与楼韶华站在其他一众送行的人群中望着,直到最后大船远走,人群散开退去,只余下两人站在满地狼藉脚印的中间,四周晨雾缭绕。

    “你说,孙家怎么落得如此下场?”杜寒绡似有感叹地开口。

    “是命运吧。”

    “命?我看楼少爷不像是个会信命的人。”

    “杜小姐信吗?”

    杜寒绡移步转身,与楼韶华直面相对,风自她的身后吹来,拂动脸颊边的碎发,她微微眯眼微笑,似乎正要说些什么,但是在启唇之际,却猝不及防的被面前之人扣住双肩,侧转身子,旋转着与他自己调转了朝向。

    伴随着一声闷哼,杜寒绡双脚也落地站定,看楼韶华近在眼前的脸上似还带着平时惯有的调侃笑意,额际却湛出细细汗珠,目光下移,杜寒绡看到一支正滴着血的箭透过他胸口的西装正在滴着暗红的鲜血。

    “楼……楼韶华……”

    杜寒绡颤抖着嗓音,似是用了极大的力气才自咽喉间挤出几个字。

    在这片刻的呆愣间,另一只箭自耳边擦过,将杜寒绡散落的发丝削断,缓缓自空气中散落。

    杜寒绡环顾四周,除了浓雾,她甚至看不清那箭自何处而来,搀扶着强忍痛苦的楼韶华,最终她别无选择,揽紧了他的腰,纵身一跃。

    楼韶华也不管杜寒绡要做什么,只是半垂着眼睑,倚上杜寒绡的肩头,将脸埋在她肩头轻笑。

    “这下,你真要以身相许,才能报恩了。”

    随着一声落水声,晨雾中激起一片水花,楼韶华与杜寒绡的身影消失在水面,之后除了一些水波散开,没有任何痕迹。

    晨雾汇聚,渐行渐浓,地上杂乱的脚印被掩入其中,江上的波纹也消止于无形。

    一切归于安静,如每一个寂静的清晨。

    一片冬雪缓缓降落,如每一个凛冬来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