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公子为何要那样!
第二章 坑爹的二世祖
    宋慕青同刘老四告辞,随即追到了铺子后巷,巷子狭窄逼仄,四通八达,没过一会又绕回了原地,只是前后两空,什么人都没有。

    他站在原地,背阳而立,好一会儿才从巷子离开。

    就在他离开后的半晌,赵小渔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巷子里,站在宋慕青站过的地方叉腰,小瞧他了,要不是早有预料,这会真被他给逮着。

    随即一低头,她就看到了暗影中自己那闪着绿莹莹幽光的右手,连同她包着的元青花,叹了一声‘阴险’。

    全然忘了自己才是坑冤大头的罪魁祸首。

    赵小渔找了个地儿洗掉了手上沾的,才拍拍衣服回家。

    一座小茅草屋坐落在市集北面最偏的一角,对赵小渔来说,远比孩童时跟着老爹风餐露宿强多了。

    “丫头回来了?”

    刚进门,屋内传来声响,透了一丝丝的心虚。

    赵小渔的耳朵可灵,下意识就心头一紧:“老爹你今个出门了啊?”

    “啊?啊!”赵老头支支吾吾应了声,“就附近随便转了转,你知道的嘛,老是闷在家里那是要憋出毛病来的。”

    赵小渔眼皮子一跳:“你上次出门转转,压垮了王婶家的鸡笼子,鸡飞狗跳的,可赔了人家不少银钱。上上次出门上集市,说人家墙砌的不好,上去就把人家的墙给摁塌了,还有上上上次……”

    “丫头啊,哎呀犯晕,老毛病,晕了晕了,我得躺着去。”前脚刚迈出来的赵老头转身又折回了屋。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骚动。

    住在巷尾的李婶拎着把四条腿长短不一的凳,杵在门口,扯着嗓门喊:“老赵啊,你要是不会修就别揽这活儿呀,我就一个腿不稳,你看你给我锯成什么样了!”

    老赵尴尬地背过身,搓了搓手嘿嘿笑着。

    赵小渔习以为常地从兜里摸出一把铜钱递给李婶,一边替自家老爹赔不是。

    等李婶一走,赵小渔黑着脸会转过身正要开口。老赵刺溜一下就进了屋,行动利索的简直不像个糟老头子。

    “老爹,你不是答应过我了!咱家好不容易有点起色,可你要再这样,这点底子都不够赔人家的!”

    “这事儿真怨不得我,唉,她找人修椅子,出十文钱,正好我以前学过点儿木艺活儿,谁能想到呢!不对,死丫头你给人家那么多,唉哟!”赵老头捂着胸口喊疼。

    赵小渔瞥了他一眼,这一回回的不见消停:“今儿我运气不差,本来还打算给你打二两杏花酒喝,你要难受就算喽。”

    “酒!”赵老头立刻拉开门出来,“你不生气了?”

    “本来那钱也是给你买酒买肉的,不过如今肉钱赔出去了。”

    “有有有,老爹去割两斤蹄子肉来!”赵老爹一下来了精神,拎起烟杆子往外走去。

    赵小渔看着他有些佝偻的背影,脸上笑意渐浓。

    她怎么会和老爹置气呢,她这条命都是老爹给的。

    赵小渔是赵老头捡回来的,捡回来那年才八岁,发了场高烧,只剩下些模糊记忆。当时医馆的嫌赵老头是臭乞丐都不肯给她看病,赵老头愣是三磕四请,一路求过去才终于打动了一位大夫的心,她才不至于给烧没了。

    后来病好了,她跟着赵老头行乞,相依为命,再后来进了渠巷,跟着几位叔儿才过上了点安稳日子。

    “你要是肯让我跟六叔好好学,说不准早就能让你想吃肉吃肉,想吃酒吃酒了。”待赵老头回来,赵小渔给他倒了酒,嘴边嘟囔了句。

    要不是得不到老爹的首肯,六叔那也不至于油盐不进的,死活不肯收她当徒弟。

    六叔那手艺,混市的人见了都得叫他大师傅,她要能学会以后可不得多威风。

    赵老头大口嚼着肉,眼皮子都不抬惯常强硬拒绝:“这事儿你想也别想。”又闷了口酒,“你一女孩子家家的,再怎么的,寻个安稳的比什么都强。那不是你该走的路!”

    “像前头黄花那样嫁人,就是女孩该有的好归宿?那是安稳日子么,嫁给那二傻子就是跳了火坑,没嫁之前什么都好,嫁了之后黄花娘俩天天抹泪。赌命一样的去博自己的后半辈子,我宁可靠自己!”

    “荤话!黄花,黄花那哪能比,那……那不能混作一谈!一天天的不像个姑娘样打扮,反正你要在渠巷那瞎混,你,你就别进家门!”

    赵小渔瞪着眼,看着异常固执己见的老爹,同样的不肯让。

    父女俩僵持着,陷入沉默。

    她抿了下嘴角,良久道:“老爹,我知道你是怕我跟着,有朝一日出事会陷在里头,老爹,我有分寸的。”只是这分寸,若碰上官府的,怕就不能保证了。

    说完,避开了这话题再也没谈,自个进屋了。

    留下赵老头捧着酒碗的手紧了又松,最终搁在了桌上,怨起自个来。

    渠巷那是帮扶一把的恩情,可那东西,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再去碰的!

    赵小渔到底还是心疼赵老头的,看到赵老爹在屋外坐了一宿,第二天就软和下来答应老爹去城外李家村绣堂学女红,那儿出来的绣娘都是进李记布庄的,一月二两的银钱,还能博个好名声将来许个好人家。

    李家村在城外二十里地,住也是要住绣堂里的,赵小渔和老爹依依惜别。

    怀揣着老爹给的二两银子,出了巷子拐个弯就往林府走去。

    皆大欢喜。

    明州当地大大小小的窑坊有十几座,原来宁家占了四成。后来宁家没落了,元氏窑坊吞了几座小的,摇身一变成为当地首屈一指的大窑坊,风头无二。

    屈居第二的林氏因为家主没什么野心,踏踏实实守着林家的家业,和元氏能让则让,倒也相安无事。

    赵小渔早前就买通了人牙子,趁着林府招新仆,使了点银钱扮成小厮混进去,只要偷到林氏窑坊新瓷的图稿就撤。

    在管事那儿领了衣服后,赵小渔跟家仆到了外院,她一面听家仆介绍规矩,一面打量四周。

    林府是靠做西域买卖发迹的,十多年前迁到明州,挣了钱得了高人指点在这开的窑坊。

    而林家窑坊每次出新瓷,必定是在这位高人离开后,显然那位和新瓷有关。

    而图稿这么重要的东西,肯定由家主亲自收藏的,毕竟他那儿子可是明州有名的二世祖。

    这些是赵小渔早早就摸了底的。

    等那家仆交代她干活后,赵小渔找了个借口,偷偷溜进了内院。

    穿过郁郁葱葱的竹林夹道,赵小渔凭借过人记忆,寻摸到了书房。两名负责打扫的婢女正提着水桶离开,屋外无人,让她抓住了间隙闪身进了书房里。

    书房的陈设古板肃穆,和林家家主给人的感觉一样,有一回开窑,赵小渔老远看到过一眼。

    赵小渔随即就弯下腰,仔细搜摸每个角落。

    赵小渔身形瘦弱又灵活,悄无声息地穿梭在书柜间,这边摸摸那边敲敲,终于在博古架的暗格中找到了一份图稿。

    “得来全不费工夫。”赵小渔脸上一喜,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突然被打开了。

    赵小渔飞快将图稿收入怀中,屏息贴着帘子后,那门又吱呀一声慢悠悠地阖上了。格外的谨慎。

    很快,赵小渔看到那道猫着进来的身影直奔木架上的青瓷碗,一手藏兜,一手掏出个一模一样的给替换上,动作一气呵成,透露出一

    小偷?

    赵小渔脚微动,精神紧绷的那人猛的回头。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均是错愕。

    赵小渔下意识夹紧了手臂,却见他比自己更紧张,俩人僵在那儿谁都没敢动。

    赵小渔飞快瞄了眼身旁柜子上的花瓶,他敢大声就砸晕他!

    后者似乎是被她的眼神给吓着了,往柜子那儿挪了一寸,大有要开溜的架势。

    “谁在里面?”

    突然,此时门外传来浑厚的男人声,门内的二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慌张。

    然而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门被打开,林常山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爹。”

    “老爷。”

    林常山看向自家不省心的儿子,“你在这做什么?”

    “我,我在……”林怀甫眼神慌张,喉咙干巴巴的感觉要晕过去。

    “老爷,少爷来找制瓷的书籍,正难得起了好奇,想多了解些。”赵小渔摸了摸预先塞进内衬里的图稿,面不改色抢话道。

    林怀甫看着手上那一卷书,几乎是和父亲推门进来同时,被眼前的小厮塞到手里的。随后视线从小厮身上掠过,对上了父亲打量目光,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书房内的气氛一瞬凝滞。

    良久,林常山才在二人快憋气憋死的时候开了口,带了一丝丝笑意:“君耀记事,倒是挑的本好的,旁的还有两册简单的,也一并拿去看看。”

    “哦,哦。”林怀甫木然点点头,拿着三卷书,带着一名‘天降’小厮离开了书房。

    竹林小径,林怀甫突然停住脚步。

    赵小渔正跟在后面,想到他藏碗的画面,再看他身上毫无累赘,不由地盯住往下……

    “你都看到了?”

    赵小渔被突然逼近的俊脸逼出了一丝紧张,张口就否认:“我什么都没看到!”

    同时视线四处游走着,心思转的极快,在这里把他打晕应该不会那么快被发现。

    不等赵小渔动手,突然整个人往前倾,被他一把勾住了脖子。

    好不容易踮住脚,就听他夸张大笑道:“亏得你小子够机灵,也很上道。行啊,哪房的,以后跟着少爷我,包管你前途无量!”

    赵小渔几乎被挟着往前走,一边讪笑:“我、我新来的。”

    “那正好,省的我去要人了。”林怀甫突然停下,对她笑得愈发灿烂,“你就乖乖留着伺候本少爷,今天的事儿要是漏出去半点,你猜后果会怎么样呢?”

    “……”这什么倒霉孩子,坑爹就算了,还放出来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