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公子为何要那样!
第三章 爹?!你听我解释!
    林常山总共娶了五房,就林怀甫这么个独苗苗,严厉归严厉,说到底还是宠得多了些。就拿住着的东厢来说,占的是二等的院子,使唤的下人也比旁的院翻了一番。

    赵小渔被迫跟着林怀甫进的金鳞院,一路上都想着怎么脱身。

    然而不等她想到法子,林少爷先发招了。

    “行了先去洗洗,臭死了,熏了爷半道了。”说着,直接把赵小渔给推了出去。

    赵小渔心一惊:“大少爷,不用……”

    话音未落人就被林怀甫硬拉到了下人房,推进了一间小茅草屋内“这么臭,你还不想洗?这么恶心人的毛病可得给你改了!里面就是盂洗的地方,你赶紧的。”

    赵小渔被推进了茅草屋里,里头是一条凳子,上面架着个盆儿,边上不远有水缸。那木板子门大概能遮住身体大半,一抬眼就能看到倚着门框等着的二世祖。

    她捏了捏衣服内衬兜里的图纸叹了口气,在林怀甫的催促声中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带子,刚一挂上脏衣服,突然窜出来一只大黄狗咬住她的带子一拽,就从门板上拖走了。

    “哎!我的衣服!”

    “嚷什么嚷,这衣服臭得连啸天都看不下去替你扔了。”

    赵小渔看着啸天神犬叼着她的衣服迅速埋在了树边的坑里,一阵无语。这位二世祖的心性奇特的很,就连他养的狗也这么“特别”……

    林怀甫转过视线,看到了盂洗那昏暗地儿透的白、瘦瘦小小的肩膀却白的过分。哗啦哗啦,两瓢急促的水声淌过,就看‘他’要拿衣服换上。

    “你好好洗了没有?”不知被什么蒙了心思,林怀甫说着走近。

    赵小渔想也没想一手系扯上腰带,一手拿着水瓢就泼了过去,再重重砸下,一气呵成。

    砸不晕你!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猛然冲进来的小厮,看看赵小渔,又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自家少爷,“你,你……”

    赵小渔忙捂住林怀甫额头上的包:“少爷刚还说难受,怎么就晕了,你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叫大夫!”

    “哦哦!”那人来了,又慌里慌张去找大夫了。

    赵小渔见附近已经没了人,赶紧扎紧了腰带收拾好图纸准备开溜。

    可刚迈一步她脸色就僵住了,扭头看去,昏迷过去的林怀甫竟然拽住了她的裤脚!

    不行,必须赶紧走,被这二世祖缠上可不得了!

    赵小渔咬牙,抬脚想再给这少爷来一脚,小厮回来了。

    于是赵小渔被一道给带回了主屋。

    几个姨娘跟在大夫身后匆匆赶来,瞧见赵小渔后纷纷瞪眼:“你是什么人?”

    “回夫人们,小的是今太难新来当差的。少爷嫌小的身上味大带去洗洗,结果中途中暑昏倒了,小的也是情急才泼水救人……”

    赵小渔抹干净了脸,看着是挺诚实的招人喜欢的。

    “……是这样?”不等姨娘们做出反应,床上的人悠悠转醒。

    “少爷,都怪小的不机灵,你磕地上小的都没给你垫上把手。少爷您可要保重身体啊!”赵小渔赶忙低下头认错。

    “本少爷身体好的很……”林怀甫被那诚恳的大眼睛一盯,也怀疑自己底子虚起来,“可能是最近读书累着了。”说完和大夫一对视,后者立马很上道地开了一堆补药,安神大补丸。

    赵小渔看着什么参,什么鳖的,露出微妙表情。

    林怀甫:“本少爷不虚,姨娘们真是太过了!”

    赵小渔没管他,心里想着这家伙醒了,自己得找什么借口离开。

    “少爷……小的突然想起来小的有事要……”

    “少爷,老爷说今个你还得去窑场,现在这样还能去吗?”

    赵小渔:“当然能!”

    林怀甫头疼:“唉,不是,没听他说我现在这样需要静养吗?”

    听到去窑场的赵小渔,不愿意错过这么好的偷学机会,努力鼓动林怀甫:“少爷忘了在老爷书房说的,老爷对少爷有期许,这节骨眼儿当然得好好表现,怎么能躲懒不去?”

    林怀甫被一提醒,就想起偷碗的事。脸色倏地一收,顿时抽了下那小厮的脑门:“蠢蛋,我就是被你们这样给影响的!滚滚滚,还不快去准备马车。”

    半刻钟后,赵小渔跟着林怀甫上了马车,前往林家的窑场。

    林家的窑场在城南近郊,坐上马车得出了城才到。此时的天近傍晚,天边坠着的晚霞如被窑炉烧红了的烟丝儿,飘荡摇曳。

    空气中弥漫着炉火烧的味道。

    赵小渔放眼望去,这儿可抵得上六叔那十来个小作坊大小了。而且一切看起来井然有序,随着林怀甫到来,一个个同他招呼唤‘少爷’。

    “那个方方长长的是……”赵小渔应接不暇,看什么问什么,对什么都好奇。

    “匣钵。烧瓷用的玩意儿,用上之后能让烧瓷的时候不再受火焰阴阳面,;烟灰,窑渣影响,保障了釉色的纯净,明焰直烧虽然好,不过需要投入大量的本钱,匣钵的造价不菲。”林怀甫挑了下眉,“那钱老二不就会这点活计,就敢跟我狮子大开口,惯的他。”

    赵小渔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二世祖,嘴边夸人的话利索往外蹦:“少爷您知道的好多!”

    林怀甫嘴角一扬,大受鼓舞。一边走,一边说,“喏,他们摞起来的是上下叠烧,壶、瓶口不用上釉,就在它口沿上直接放一只底部无釉的碗,还有托泥叠烧,砂堆叠烧,都是在底部垫个物件隔开,能够使瓷器底部充分烧结。”

    赵小渔有些走神,不是的,还有覆烧法,口沿上无釉,胎体则必然轻薄……是六叔说的,还是四叔?

    林怀甫一撩发,却没等到应有的‘哇’声:“咳、咳咳!”

    赵小渔回神,立马夸道:“少爷你好厉害!”

    “这种三岁小儿都知道的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不如三岁小儿的赵小渔:“……”

    林怀甫走了不到二里地就喊累了,赵小渔也不得不跟着他回去。上了马车,仍恋恋不舍地回头看,她还想偷师呢!

    视线落在大门口,猛地就看到一道熟悉身影,吓得她一激灵连忙拉上了帘子。

    “你下去。”林怀甫皱起鼻子嗅了嗅,狐疑道:“你刚才是不是趁我昏了没洗干净。”

    赵小渔抬胳膊怎么都闻不到味儿,但她确实没洗,有点心虚。

    “你果真没洗干净!”林怀甫一看他那样子,脸色一变,作势要把他扔出去。

    赵小渔生怕被丢下去,被那个愣头青发现,猛地抱住他一路滚进了马车里。

    咚的一声,林怀甫的脑袋嗑在了车身上。

    他推开了赵小渔呵斥:“臭死了你离我远点!”

    生怕被发现的赵小渔想也没想拿起一旁的软垫子摁了林怀甫的脸。

    马车晃晃悠悠经过宋慕青的身边,他正站在路边,让家仆拿着画像问人,偶瞥见马车被吹起的帘角里面混乱的画面,立马收回了目光:世风日下……

    差点把林怀甫摁昏过去的赵小渔努力爬起身,装了一副要昏过去的模样:“这马车晃得太厉害了,少爷,都是我太没用,站都站不稳,您不会怪我吧……”

    林怀甫咬了咬牙,强撑道:“呵,就你那点小身子板,怎么可能伤的了本少爷。”

    赵小渔找了个最边上的角落,瑟缩着,瞧上去就可怜兮兮的。

    林怀甫坐回去,瞟了他一眼,无端想起那硌他骨头的小身子板,干咳了一声,却也没再说什么。

    等到回到林府,林怀甫哼着曲儿进大厅,就看到大厅里堆着一摞行囊,“爹?这是干什么?”

    林常山一扬眉,声音洪亮:“来人,把少爷捆下!”

    林怀甫大吃一惊,以为自己偷东西的事被发现了:“爹?!你听我解释!”

    被一起捆上的赵小渔:……倒霉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