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公子为何要那样!
第五章  “你……还……记得……你家……少爷……”
    出了学生院舍后,赵小渔就把取食盒这件事扔在了脑后,直奔藏书之处四珍馆。

    凭着来时的记忆,绕过了小池塘后看到了四珍馆的主楼。

    即使之前远远望见过,此时近距离看到,赵小渔仍旧惊叹,真大啊。

    岐山书院的四珍馆,其名声甚至超过了书院本身。一座主楼并着三间副楼,其中藏书不计取数,还有许多在外已经被炒到了天价的珍品。

    那些孤本手札,就算是弄个拓本出去,她也赚翻了啊……

    这一趟来值了!

    赵小渔仿佛能看到自己往后的巅峰人生,走往楼后的每一步都感觉踩在了满地的银钱上。

    一刻钟后,赵小渔绕了四珍馆外半圈,站在主楼侧后方仰头看,窗户的位置都设计的很高,不是那么容易爬的上。

    五年前发生过盗窃案后,连副楼的几扇门都给关了,如今只能从主楼进出。

    但从主楼进去需要令牌,这得在入学半月后才能领得,要仰仗那二世祖的话恐怕半年都进不来。

    只能找人“借一借”了啊。

    赵小渔寻思着进去的办法,在走廊下四处观望,不多时,前面有了声响。

    “慕青这人最喜欢书了,一定会喜欢这地方,我先早早将通行令牌给他准备好了,定能给他个惊喜!”

    “公子先是让了自己朝南那屋给人住,又是给人张罗腰牌,您对宋二公子可真好。”

    “你懂什么!”说着,韩邵钰将腰牌收起。

    两个人说着往学生院舍走去,过拐角时,前边一名不起眼的小厮飞快从他们身边路过。

    待到了尽头,赵小渔掂着手中的腰牌,笑眯眯目送了那主仆二人走远。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还得谢谢这位公子与宋二公子的兄弟情。

    赵小渔转身进了四珍馆。

    整个馆内和外面给人的感觉一样,又大又空旷。

    沿着墙面全是到顶的巨形书柜,木梯盘旋而上,如巨龙十分壮观。

    站在其中的赵小渔,显得十分渺小。

    惊叹了好一会儿,赵小渔回过神来,按着书柜上的标记往制瓷书籍的方向找去。

    待看到那些书后,赵小渔心中恼悔不已,顾着来这儿怎么就没记得带纸笔呢,这么多的好书,她哪儿记得过来。

    赵小渔踮脚往上看去,只能先记住这些书在那儿,下回要了那二世祖的牌子再来记。

    边走边看,赵小渔掩不住惊讶,这儿的藏书比外界传的还要多,更遑论右副楼里藏的。只不过,副楼的钥匙只有掌院才有。

    听闻里面的镇馆之物乃是一件宁家十二器之一的虎瓷,别提勾得人有多心痒痒了。

    赵小渔看得全神贯注,不自觉往副楼的门那儿走去。

    宁家十二器之一的虎瓷,是当年宁家没出事时,赠与岐山书院的。入了四珍馆后就没再拿出来过,见过的人不多,所以瓷市上,仿的没一个像。

    四叔夸她对瓷器过目不忘,要是能让她看一眼,说不定她能仿呢。

    但能进副楼的人寥寥无几,林怀甫肯定是不能的,偷入这法子也行不通……

    正想着,赵小渔已经走到了左副楼的门口,过柜子拐角时,迎面撞上了个人。

    “对不……”

    “哪里来的鬼东西,躲在这儿吓老子,四珍馆什么时候收留起阿猫阿狗了!”

    来人看到赵小渔这身打扮,顿时黑了脸,眼底的嫌弃之意丝毫都不掩饰。

    赵小渔被劈头盖脸一顿数落,愣愣的。

    那人一眼看出了她身上的衣服制式是下人的,越是看不上眼,只觉是污了这地方,嘴上越不留情。

    “你是哪个院里的人?这是你能来的地方?”

    “谁带来的下人这么不懂事,别污了这里的书,赶紧滚出去!”

    这里不是渠巷!不能惹事!

    赵小渔心里默念了三遍,这才忍着没有揍人。

    赵小渔正要转身,换个地方去看,眼前忽然横出了一只手。

    “把腰牌拿出来!”

    赵小渔紧握拳头,腰牌她有,可这人纠缠不休摆明要给她难堪,就算她拿出来他也会找别的茬。

    吵起来引来刚刚那位公子可不好。

    要不先把人引出去?

    正想着,前边传来了一道熟悉的清润声音。

    “出去。”前方立柜边,男子侧影而立,浮光将颀长身影笼罩出一层晕黄光圈,朝着二人站着的方向投来冷冷一眼,“要吵出去吵,馆内不得喧哗。”

    赵小渔蓦然抬头,又瞬间低下头,真真是冤家路窄,怎么会是那愣头青!穿的还跟林怀甫一样的学生服!

    赵小渔身边的学生愣了愣,随即恼怒:“你算什么东西?让爷……”声音突兀的戛然而止,就连身边的气势都跟着弱了很多。

    赵小渔悄悄抬起头,余光里瞥见愣头青亮了块四四方方的小黑牌。

    再看那骂人的,小心翼翼的退出去的模样,仿佛是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

    而那宋慕青,待人走后接下来就没了响动,好像那人的辱骂当真只是打扰了他看书而已。

    赵小渔心底顿时一个咯噔,令牌!

    她顺来的那一块是褐色的木牌,而他刚刚拿出来的……

    赵小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好像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了。

    不能被认出来!

    赵小渔紧忙低着头转身离开。

    “站住。”背后传来声音。

    赵小渔僵直身体,回身郑重弯腰道谢:“方才……多谢公子解围。”

    宋慕青又只看到‘他’的头顶,落了个微小谨慎的印象,只道:“明州林家的,你家公子想要的书当在右楼。”

    原来只是提醒,赵小渔暗暗松了口气,可也不敢再多待一刻,一边道谢一边往后退着跑了出去。

    可才不过几步路,迎面又是一张熟人脸孔朝她直奔而来,赵小渔的呼吸猛然一紧。

    牌子公子!

    “慕青,可算是找到你了!”韩邵钰仿佛没看到赵小渔,直接从她身边经过朝宋慕青走去。

    “原本我还给你准备了牌子的,谁想你已经有了。”韩邵钰说着往自己腰间摸去,神情一愣,“牌子呢?”

    下一刻,身旁飞快的挤过了个身影,等他看清时已经从宋慕青面前经过,飞快的离了他的视线。

    怎么感觉这一幕有些熟悉?

    “牌子不是在么?”宋慕青指了指他右侧的腰间。

    韩邵钰伸手一摸,还真是,可他刚刚明明放的是左侧啊?

    “可能是我记错了。”韩邵钰呵呵笑着,拍了拍他,“走,我先带你去吃饭。”

    宋慕青嗯了声,视线往刚刚赵小渔站过的位置定了定,莫名有一种感觉。

    并非是这小厮胆儿小,而是这小厮怕自己?

    自己刚才……很凶吗?

    至于他会开口,完全是因为那人太吵,还有就是那小厮看书时拿衣角垫手指,生怕弄脏书页的举动,博得了他一丝好感。

    地位卑微,却是个爱书之人。

    难得。

    而一口气跑回学生院舍的赵小渔稳了稳心神,马上就拿起笔默记了起来。

    在逃过一劫后,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拓本出去,财源滚滚来的画面。

    那个牌子公子说的宋少爷居然是那个愣头青,他也进书院了的话,往后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难保不会被认出来。

    这地方不能久留,她要速战速决。

    等到她默完那些书名,天都已经黑了。

    赵小渔张开手臂伸了下拦腰,神情微怔,好像有什么事儿给忘了。

    赵小渔下意识去主屋找了林怀甫,“少爷?少爷?”

    “你……还……记得……你家……少爷……”林怀甫气若游丝,完全是饿的,蔫蔫趴在桌上,怨气十足地盯着她,“你死哪儿去了,本少爷的饭呢?!”

    “……书院太大,小的走迷了。”

    “算了,指望不了你。”林大少难得大度不计较,慢悠悠地起身。“那我们就出去吃吧!”

    听出了一丝丝兴奋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