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公子为何要那样!
第四章 冤家路窄
    明州城外,向南二十里地,绕过一段山路后有一依山的湖,名叫岐山湖。

    每年的春秋二季,这儿几乎每天都有前来出游的人,马车络绎不绝,也引来了不少做小买卖的,在岐山湖下形成了个小小的集寨。

    正值晌午,集寨内特别拥挤,马车经过最热闹的位置,吆喝叫卖声传入马车内,宋慕青放下书抬起头,一旁的小厮及时拉开了帘子。

    “少爷,到时辰进食了,夫人吩咐您不能饿着的。”

    宋慕青点点头,目光落在一间写着“天下第一瓷”的铺子口,客人三三两两进出,还能瞧见里面的掌柜在极力推荐花瓶,而那两位客人,看起来似乎还挺中意的样子。

    天下第一瓷自然是假的,里面的花瓶十有八九是赝品,骗骗外来客,这在明州很常见。

    宋慕青想到了什么,不由眼神一暗,长指缓缓的抚过书页,露出了一副图画,上面画着一只玉壶春瓶,旁边写着出产年号,永林四年,明州宁窑出。

    与昨日他看到的那只一模一样,莫说外行人,内行的都难分别真假。但真正的宁家玉壶春瓶,半年前他在元江王府才看到过。

    他们又是如何仿得的……

    “少爷,过了集寨往前,再有两刻钟就到了。”

    小厮的声音打断了宋慕青的思绪,他嗯了声,再抬头看出去,马车已经出了集寨,一段田间小路后道路逐渐宽阔,看到岐山湖的同时,也看到了湖边山林里露出的飞檐。

    片刻后,马车到了岐山书院外。

    这是除了制瓷之外,明州的第二大闻名。

    “天下言书院者,首岐山”,得天下书院之首,自创立百年来,名仕无数,‘十二名仕’名动天下。就连近年来享书画神才的秦霜鸣也客居此处,多少人盼着能有缘得其指点一二,却无缘山门。

    “少爷,小心。”小厮正搬来车凳,他们的后方忽然传来急促的车轱辘声,一辆马车飞快的从他们身旁经过,在前边急刹车停下。

    “咚”的一声,隔着老远宋慕青就听到了马车内的撞击声。

    随后,两道身影从马车内被丢了出来。

    “你们反了不成!”林怀甫扶着被赵小渔撞疼的腰,指着马车内探出身来的管事呵斥,“谁让你把我丢出来的,绑了我一路不说,还敢堵我的嘴,信不信……”

    迎面扔下来一个偌大的包袱,在赵小渔倏地避开后,砰的一下砸在了他的怀里,直接把他砸坐在了地上。

    “少爷!”赵小渔夸张的喊了声,赶忙上前挪开了包袱,二次落地的林怀甫摔懵了,直到马车扬长而去才反应过来。

    他颤抖着手,被赵小渔扶起来后,指着马车的背影,气的话都不利索:“他……他……他刚刚说什么?”

    “林管家说,少爷之后就在岐山书院里念书学艺。”

    “不是这句。”

    “这里是老爷为您准备的东西,其余的都已经和山长打好了招呼。”

    “不是……他刚刚说的那句。”

    “少爷要是不好好念书,敢偷跑回城,老爷就昭告明州城,和你断绝父子关系,把您屋里床底下藏的三大箱东西都烧了。”

    林怀甫用力捂了下胸口,疼痛过后一脸的桀骜:“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小爷屈服,我们现在就回去!到集寨换马车!”

    赵小渔指了指已经看不到头的路:“少爷,步行到集寨得一个时辰。”

    话音刚落,林怀甫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她眼前,随后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咳……我们先休息一下,修整好了再回去,东西别落下,跟上!”

    赵小渔看着某人碎了一地的桀骜,将地上的包袱拎起来追了上去,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

    身后不远处,宋慕青看着进了山门的两个人,目光落在后面一个身上。

    神情深了几分。

    这背影,感觉有些熟悉。

    “少爷,是韩公子他们。”

    小厮在旁提醒,宋慕青定神,早他几天到的好友正与两位同学一起走过来迎他,宋慕青神情缓和了几分:“邵钰。”

    “你说要单独在城里逛逛,一下耽搁了好几日,再要不来我就去找你了。”韩邵钰笑的爽朗,拍了拍他肩膀,招呼着,“进去再说。”

    这厢赵小渔跟着林怀甫,已经走到了书院内,过了回廊就是学生住的院舍,一路来赵小渔忙着看四周,再多一双眼睛都忙不过来。

    岐山书院……这可是岐山书院啊!

    赵小渔心里乐开了花,如何都掩饰不住。

    岐山书院里有全明州最好的画师,有全明州最大的书馆,还有专门教授瓷艺的课。从这儿出去的学生,除了走仕途的,在商在艺都很出色。

    而想进这书院,不仅要支付高额的学费,还得有清白道的明的家世,赵小渔对这里向往已久,可哪个条件她都不符合。

    所以昨天,在林老爷开口要她陪林少爷到岐山书院念书之后,她高兴了整整一晚上!

    “这里离城里这么远,明日芸儿姑娘登台恐怕来不及。”走在前面的林怀甫一个急刹,扭头瞪着赵小渔,“你想办法去弄一辆马车,本少爷今天下午就得走!”

    赵小渔好心提醒:“少爷,咱没有银子。”

    林怀甫脸一黑,出门前被搜身搜了两遍,这会儿身上别说是银子了,一个铜钱都摸不出。

    “少爷,老爷这回是铁了心要将您送到这儿,您若半天都待不住,他说不准会派林管事他们来盯您,那您可就真连山门都出不去了。”

    林怀甫依旧黑着脸:“那也关不住本少爷!”

    “少爷您想啊,老爷无非是想您呆在这儿,那您就呆着,等回去以后老爷觉得您收了心,可不就想要什么有什么。”赵小渔凑上前去,压低了声,“少爷,那集寨也是有玩儿处的。”

    末了那一句才勾起了林怀甫的兴趣,他逐渐露出笑意,用力揽住了赵小渔的肩膀,顺着台阶而下:“不错不错,本少爷带你过来果真是明智之举。本少爷就是要让老爷子瞧瞧,什么叫进取心!至于那集寨,改日再去瞧,不着急,啊,不着急……”

    说罢,脚步分外欢快的朝着学生院舍走去。

    赵小渔揉了揉脖子,嘁了声:“还搞不定你!”她来都来了,绝不会毫无收获的回去。

    收拾整顿后,已是黄昏了。

    休沐日,学生院舍内很安静,赵小渔端着水盆往林怀甫住的单间走去,前面走廊里传来说话声。

    “这里就是学生院舍,我知道你喜静,请人给你安排了里侧的屋子,单独一间,比二人的小一些。”

    说着几道身影出现在了走廊中间,赵小渔看到他们的衣着后忙退到一边,却不想那个穿着岐山书院制服的学生,直接指向了她身后的屋子,对着他身旁的人道:“就是那间!”

    是他!

    目光掠过来的刹那,赵小渔急忙侧过身去,垂下头恨不得用水盆来捂住自己的脸,从他们身旁快速经过。

    “哎!水洒了!”韩邵钰好心提醒,却不想那身影走的更快了,过了拐角后进了一间屋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韩邵钰看着那一路撒出去的水,脸上即刻恢复了笑容,上前推开门让宋慕青进去,“你先歇会儿,晚些时候我带你去找姜师傅。”

    宋慕青嗯了声:“多谢邵钰。”

    “你我之间谢什么,你本来就是来帮我的……”韩邵钰没再往下说,拍了拍他肩膀往外走去。

    宋慕青看着走廊斜对侧合上的门,片刻后,转身进屋。

    这边屋内,赵小渔背靠着门,端着水盆用力喘着气。

    真是冤家路窄啊,怎么到哪儿走能遇到他!

    “哎你取个水这么久,本少爷饿了!”瘫在床上的林怀甫抬了抬脑袋看她,大爷似的下命令,“还不快去给本少爷取食盒。”

    赵小渔没理他,快步到了桌边,从箱子内翻出镜子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脸,当时她头上还裹着布巾,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他肯定认不出来。

    “本少爷快饿死了!”

    林怀甫喊的第四遍,赵小渔终于转头看他,笑眯眯问:“少爷,您刚说什么,想吃东西?我这就给您去拿。”

    林怀甫扬了扬手:“快去——”

    赵小渔跑到门口,偷偷拉开缝隙望出去,确认对侧那儿没人,这才飞快的出去。

    片刻后,瘫着的林怀甫猛地起身,盯着门的方向嘀咕:“怎么做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