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月光降临前
第一章
    程莲小时候一直以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虽然长相不一样,名字不一样,穿的衣服不一样,吃的东西不一样,但作为人的尊严和自由应该是一样的。

    但现实却告诉她,并不是。

    程莲的爸爸在菜市场有一个摊位,每天天不亮就要出摊。他是那座菜市场有名的屠夫,不是因为他卖的猪肉更鲜,也不是因为他对待其他摊贩友爱可亲,而是因为他有一个漂亮的老婆。

    程莲的妈妈肖梦,是村里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但家徒四壁,经媒人介绍嫁给了同样穷得叮当响的程凡。程莲出生后,不甘于贫穷平凡的程凡带着她们娘俩走出乡村到了海城,却因为没有一技之长,一家子穷困潦倒。

    程凡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在菜市场盘下了一个摊位,买了一辆二手的三轮车,开始卖猪肉。刚开始时入不敷出,没办法,程凡死皮赖脸的讨价还价之后最终以五百块的一个月的房租租下了靠近菜市场内部公厕不远处的一间很小很小的房子。

    房间小到放下一个用来储存猪肉的冰箱之后也只够放下一张床,连吃饭的桌子都没有,一家人几乎都没有一起在家里吃过饭,通常都是程凡直接在摊位上吃,而肖梦和小程莲在家里吃。

    一直到程莲有记忆以来,他们一家都是过着这样的日子。一家三口挤在小小的屋子里,小小的床,洗澡上厕所都在菜市场的公厕完成。

    她开始上幼儿园,因为布置了作业,但肖梦为了节约电费,直接拿板凳带着程莲在摊位上写,有时在台面底下,有时在猪肉卖走后空出来的位置上,一直待到程凡收摊。

    也是因为这样,程莲的课本和身上常常带着一股生肉的油腥味,久而久之变得越来越浓烈。程莲整天泡在菜市场,爸爸身上也有那样的味道,所以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

    直到老师忍无可忍直接将她那带着许多味道还很破旧的作业本扔到地上,用极为嫌恶的眼神看着她,质问她:“你是把作业带到猪圈里去了吗?”

    幼儿园的孩子大都和程莲一样四五岁,没有什么自尊心,但却懂得嘲笑别人,听到老师这样说都嘻嘻哈哈笑倒一片。

    那时的程莲还不懂什么叫自尊心,只知道自己那写完过一遍而现在全部擦干净重写的作业本因为被老师扔到地上,原本就岌岌可危的纸张已经松动了几页。

    她努了努嘴,仿佛带着油腻的小手抠了抠自己那并不干净甚至有些打结的头发后,弯腰将作业本捡了起来,安静的把散出来的纸张塞了回去,用力按了按本子的塑封处,好似那样就能让松动的纸张回归原位。

    事实是并不能。

    某次带着她待批改的作业的纸张散落出逃,被老师认为没有写作业还撒谎,直接叫来了家长。和程莲一样,肖梦的身上也有着一股似有似无的油腥味。

    老师开门见山的表达了自己的嫌恶,“程莲家长,你家程莲也不小了,还是个女孩子,个人卫生还是要注意的,总是这么脏我都不敢把她抱到床上去午睡。”

    肖梦低眉顺眼,脸上堆满讨好的笑,连连向老师赔不是,说以后一定会改正。

    “还有她的作业本,买一个新的要不了多少钱,都散开了也舍不得用订书钉钉钉,我们老师每次改作业还要担心会不会散架了,废物利用也不是这么利用的啊。”

    程莲并没有听懂老师那天到底说的是什么,但却能很清楚的看到老师嫌弃的表情,看她和肖梦的时候,就像在看一堆很脏的垃圾。

    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尊心,第一次因为别人的眼神和表情而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回家的路上,她问肖梦:“妈妈,为什么老师好像不喜欢我的样子?”孩提的童真,眼里还有着无知的光芒,向自己的母亲提问时,脸上写满了求知。

    肖梦眨了眨有些湿意的眼睛,伸手去拨开贴在她脸颊上的头发,却发现都结起来怎么都捋不顺,视线一低看到程莲身上洗到发旧的衣服还有鞋尖上磨损有点严重看起来马上就会破出一个洞的鞋子。

    她哭了。忍了一路,在老师话里话外都是讽刺,表情眼神都是看不起的时候,她都忍住了。可偏偏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个模样和自己相差无几,穿得和自己一样穷酸的女儿,她隐忍已久的情绪终于爆发,蹲在路边就大哭了起来。

    程莲从没见过肖梦哭,所以觉得很慌张,急急的捧着她的脸想要给她擦眼泪,发现怎么都擦不干净的时候也开始嚎啕大哭。

    一母一女,一大一小,在路边毫无顾忌的大哭,很快引起了很多路人的注意,但他们只是侧目看过一眼,就又匆忙离开。

    生活有痛苦才是人生的常态,如果觉得肖梦难,他们自己又谈何容易。

    肖梦收拾好情绪之后才带程莲回家,比平时晚了快一个小时,程凡已经在收摊了,她把程莲放在家门口,自己去帮程凡收摊,也想找他要钱。她和程凡过什么日子都是大人的事,再困难也不能让孩子被人看不起。

    之前她被程凡以要照顾程莲和帮他招呼摊位为由打断了出去工作的想法,没有自己的工作,没有收入,她需要钱,只能找程凡要。

    于是她走到摊位边,一边低头收拾东西,一边开口:“给我点钱。”肖梦心里抵触,所以连头都没抬,只是直白的提出自己的需求。

    本来就因为肖梦回来得晚没有做饭而饿肚子的程凡,此时此刻因为肖梦开口就是要钱而怒火中烧,甩手将手里擦了无数遍案板沾了不知道多少生油的抹布甩到肖梦脸上。

    “你他妈要钱干什么?老子是饿到你了还是冷到你了?败家娘们!”

    肖梦觉得屈辱,不久前的委屈再次涌上心头,扯下抹布就落下了眼泪,“我找你要过几次钱?我从你手里拿走的钱哪一分不是花在这个家里?”

    程凡正骂骂咧咧,听到肖梦哭了更是火冒三丈,隔着摊位就扯住了她的头发,“你他妈哭什么哭!你还要不要脸?你是不是就想让别人看见老子欺负你对你不好?你想干什么?想偷人?”

    肖梦用力推开他的手,任凭他扯断了自己一把头发,“程凡!我跟你一起过苦日子这么多年,我有说过一句不过了吗?”

    家门口站着的程莲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只看到爸爸扯了妈妈的头发之后就指着自己说了什么,爸爸看了自己一眼后也转过脸去。

    她听见了。

    但她听不懂。

    “你看看莲莲身上穿的衣服,知道的她还有爸爸妈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垃圾堆里走出来孤儿!你和我已经活得没有尊严了,难道你还要女儿也被别人看不起吗?”

    程凡回头看了程莲一眼,表情由不耐烦变为厌恶,冲着程莲方向的地面吐了一口唾沫。

    “还不就是你那个不争气的肚子,一个赔钱货,有衣服穿就不错了,难道老子还要把她当菩萨一样供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