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月光降临前
第二章
    肖梦第一次觉得无助。

    让她喘不过气来的除了生活的重担,还有丈夫的态度。

    他们的争吵开始变得频繁,常常在收摊之后关上门,在小小的破屋子里吵得天翻地覆,结尾常常伴随着程凡的几个巴掌。

    这一切都被年幼的程莲目睹,但她不敢说话,只敢蜷成一团缩到角落,死死捂住自己的耳朵,在心里唱歌来屏蔽他们争吵的声音。

    那个时候的她还盼望着至少可以有一天,爸爸妈妈可以笑着说话,不再吵架。

    但事与愿违,这样的情况却是愈演愈烈。

    因为肖梦几次在摊位上时被客人说漂亮。这应该是一件让程凡觉得骄傲的事情,虽然他穷,但至少他有个漂亮的老婆。

    男人最能清楚男人在想什么,所以每多一个中年男性顾客称赞肖梦美,他心里的愤怒就更多一分。直到他忍无可忍,对肖梦大打出手。

    贫穷让程凡的自尊心极度敏感,有一个漂亮的老婆并不是一件让他觉得光荣开心的事,而是让他接受别人的嘲讽更多的理由,那么多的人当着他的面调戏他的老婆,他完全不能接受。

    程莲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爸爸变得特别喜欢打妈妈,常常打得肖梦无处可躲,只能被他困在角落里打。起初她还会因为害怕而大哭,却差点被程凡一起打,是肖梦死命挡着她,才让她免去皮肉之苦。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肖梦就不再常常守在摊位边帮忙了,偶尔要帮忙,也是遮得严严实实才出门。更多的时候,她就坐在家里的板凳上发呆。甚至都不敢再看一眼镜子,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已经让她的皮服变得比同龄人更加松弛,有更多的皱纹,现在还被打得鼻青脸肿。

    她不是没有想过带着程莲走,但她没有一技之长,就算找工作,也只能找一些基础的基础工作,又脏又累虽然她能接受,但要是让女儿跟着她一起吃苦,她也不忍心。

    程莲在一天天长大,渐渐明白了同学们看她的眼神中含义,也知道了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她不再敢主动说话,也没有人愿意跟她玩,和幼儿园其他的小朋友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长。

    只是幼儿园时期大家只会说不和她玩,但不会对她动手动脚,不会对她造成肢体上的伤害。

    在她上小学之后,因为肖梦根本没了心情再打理她,她变得看起来更加脏乱,带着油腻的生腥味,几乎是第一天上学时就被大家讨厌和排斥。

    她也成了班上第一个受到孤立的同学。

    这还不够。他们不仅孤立她,还要捉弄她,平时走在教室里走廊上没来由的撞她或是推她,都是轻的。

    他们会趁她不在教室的时候,将她书包里的东西翻出来全部倒在地上,课桌里的东西也是,然后将破旧的书包随意扔在一边,一群人哄堂大笑。

    等她再回到教室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一地惨状,她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也不知道能够找谁说理,她心里酸胀得难受,却还是生生的忍住了眼泪。

    她把能塞进课桌的东西全部塞回课桌,拿过书包的时候才发现书包上还有几个明显的脚印,她伸手拍了拍,拍起一层灰尘。

    程莲把剩余的东西放回书包里,然后想拉起拉链,却发现拉链脱链了,拉链安安静静的躺在一边齿轮上,合不上的另一边,像是中间隔着银河。

    她尝试着想要修好它,但她怎么也无法让另一边的齿轮如愿的卡进拉链中。程莲抱着书包发了会呆,然后用力抠下书包边沿下方的一截齿轮,方便拉链可以将齿轮套进去,只是虽然可以将齿轮套进去,但拉链已经无法将两边的齿轮合并,程莲只能将拉链拉到书包的正中间,就当它是一道门,只是这道门只能用来连接两道齿轮,却不能关上。

    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这些小打小闹,逐渐发展成了欺凌,也从背后转移到当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程莲发现班上的同学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团体,而她成了这些小团体争相欺负的对象。

    有人路过她的座位时会把她桌上的课本推到地上,有人会在她写作业的时候踢她的椅子和桌子,有人会往她的水杯和饭盒里倒粉笔灰。

    更过分的,会在她走在楼下的时候大声叫她的名字,引得多人侧目之后,又用她的书去扔她,她经常被课本砸得抱头躲避,然后又要隐忍屈辱的将书本捡起来,拿回教室。

    她就过着那样孤零零饱受欺凌的日子,一直到三年级。

    三年级的时候学校和另外一个小学进行了合并,学校里多了许多新面孔,而那些喜欢欺负她的人,却从来没有变过,甚至还有些连她之前从没见过的人也要跟着那些人一起来欺负她。

    她是在被人欺负的时候遇到韩菁菁的。

    当时班上几个个头比较高的男生伙同隔壁班上几个男生,几个人起哄把她往男厕所拉,她被吓坏了,尖叫着喊救命,但没有人愿意多看她一眼。

    因为她脏,她穷,她看起来好欺负,所以她就活该被人霸凌。没有人会对她起恻隐之心,没有人会想要帮她逃离这样的现实。

    在她即将要被拽入男厕时,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插入他们之间。程莲看过去,来势汹汹的只有一个人,她身侧后方还有一个人,只是表情上看起来不如跑在前面的人那么义愤填膺,带着几分不情不愿。

    但她们还是来了,两个和她同样大的小女孩把她从那些男生手里解救出来。

    程莲承认,韩菁菁确实像一束光一样,照进了她灰暗垂倒的人生。

    韩菁菁把她带到视野开阔的教学楼前,上上下下耐心的帮她整理衣服和裤子,还友爱的帮她理了理头发。她离程莲很近,超出之前那些嫌弃她臭的同学到过的安全距离。程莲死死盯着她,从头到尾,韩菁菁脸上都没有过一丝不耐和变化,她的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温柔又善良。

    “你叫什么名字?”

    “程……程莲。”

    从来没有人这么问过她,她甚至因为激动和害怕,还有些结巴。

    “那些人为什么欺负你?”

    她摇头,“不知道。”

    还能是因为什么,因为大家都欺负她,所以也跟风欺负她,她被欺负是她另类,而不欺负她也是一种另类。

    她的另类是被人赋予的,她无法拒绝,也没有选择。但别人有选择,别人选择合群,选择加入欺负她的行列,那样看起来就不突兀。

    她改变不了自己的现状,也改变不了别人对她的看法,就算是躲,她也不知道还能躲到哪里去。

    韩菁菁帮她把发型整理好,有些心疼她,“下次如果再有人这样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是三年级(5)班的,我叫韩菁菁。”她说完,还一并介绍站在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流云彩,“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叫流云彩,我们都会帮你的。”

    流云彩虽然没有像韩菁菁那么热情的帮助她,但还是点了点头,“对,你放心,有我们在,不会有人欺负你的。”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