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即刻恋爱
第四章:酸酪2
    不愧是专业第一,超级懂得学生们的诉求。

    胡言做的教学视频不仅内容详细,涵盖了他们这学期所要考的科目的全部知识点,而且讲解问题的角度要比老师在课上讲的还要通俗易懂。

    一般人只要稍微带点脑子都能听得懂,就连岑洛玖这种顶级学渣也能听懂个大半。

    至于剩下的小半,对岑洛玖来讲那不重要,反正她只想考个60分,不挂科就行了。

    所以当其他人拿着不懂的问题在群里虚心求问,等着胡大爷“临幸”时,她则一脸冷漠地坐在电脑屏幕后面把那些易得分的知识点先背了起来。

    虽然岑洛玖对医学不感冒,顶着学渣的帽子混了四年,但这不代表她脑子就不好。

    相反,从期末复习这件事上来看,岑洛玖是个十分懂得取舍的人。

    她想得很透彻,与其把时间浪费在难懂的难题上,不如直接放弃这些题目,把时间花在她可以掌握的那百分之七十内容上。

    她记忆力好,就算不能把这些题全部弄懂,但是她可以把它们死背下来啊,她就不信了,她今年还会挂科。

    每天除了照顾任陶微的饮食起居外,岑洛玖剩下的时间都窝在她的房间里背知识点,完全不用担心有人会打扰她。

    整个二楼就她跟任陶微两个人,任陶微要写书,比她还安静。

    要是岑洛玖不主动敲她门,任陶微可以待在房间里写一整天都不带停歇的。

    一连写了两天小说,任陶微脸上的伤终于彻底消肿。

    这让她压抑的心情稍微好受了些,至于脚踝处,喷了两天云南白药,疼痛感虽减弱了许多,可是下地走动还是会疼。

    任陶微有些无奈,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包公李师傅打来的电话。

    李勇还不知任陶微伤了脚,在电话里问她何时再去老宅验收宠物乐园。

    医生说她这脚伤得养一个月,可她的猫狗宠物乐园又不能等她伤好了再开业。

    眼下外面的气温已经开始降了,很快就要到深冬了。

    冬天是流浪猫狗死亡最多的季节,任陶微急着想把救助站里的小动物们接去她新建的乐园,又想再救助些流浪猫狗,便让李师傅将她先前提的几处需要缝补的地方直接发视频到她微信上。

    她简单地验收完,给李师傅结了尾款,让他把钥匙交给她住在老宅附近的爷爷保管。

    之后她又在微信上联系了跟她一起搞宠物救助的几个做宠物生意的老板,通知他们将她先前定的东西全部送去宠物乐园。

    等宠物需要的生活用品,粮食都全部准备到位,任陶微又出钱向几个老板借了人手,让他们把原先在救助站的猫狗们都运去老宅,一同被接过去的还有毛奶奶。

    到此为止,她的宠物乐园差不多整顿完毕,除了里面的人手比较少外。

    毛奶奶虽然医术高超,可终究上了年纪。

    任陶微那栋老宅有上下两层,难免需要爬楼。虽然毛奶奶说自己可以,但是任陶微还是不想她太辛苦,她让岑洛玖在网上发了几个招聘帖子。

    没几天,就有不少喜欢猫狗的年轻人跑来她的猫咖应聘。

    为了不打扰岑洛玖学习,任陶微直接让顾怡婷她们扶着她到了楼下猫咖。

    在一楼连续坐了三天,面试了全部人,最后她先招了五个兽医专业毕业的大学生,让他们去帮毛奶奶的忙。

    毛奶奶深知任陶微的心思,有她在乐园坐镇,任陶微即使脚伤不在,乐园也能开始运转起来。

    任陶微每天写完稿子,都会跟他们开视频会议,察看下乐园里的情况。

    而猫咖店里的其他人,包括忙着复习的岑洛玖,都会在闲暇时间,在自己的朋友圈,微博,各大网站上宣传任陶微的宠物乐园。

    他们一起给这个乐园取了个名字,叫做“天福之家”。

    “如果有一天,你在路上看到一只流浪的猫狗,请不要伤害它,你可以将它送到天福之家。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哪儿有受伤的流浪猫狗需要救助,请不要无视它,你可以随手打这个电话,有人会接它们去天福之家。

    如果有一天,你需要养一只小可爱,如果你可以将它当成你的亲人,永远不抛弃它,永远爱它,你可以来天福之家,在这里,你总能找到一只属于你的小宝贝。

    冬天很冷,夏天很热,流浪的日子很孤苦,但是总有一个地方,会成为你的家,总有一个人,会满身心地去爱你。”

    “天福之家”的广告被贴在了各大街小巷,在网上掀起了不小的浪潮。

    不过才短短一个月,“天福之家”除了原先救助站那里搬迁过来的猫狗外,又接收了一百来只新的流浪猫狗。

    那栋两层小洋楼很快就被住得满满的,流浪猫狗不断被送进来,同时也意味着猫狗乐园每个月的支出也越来越多。

    趁着养伤的这段时间,任陶微把手头上的一本新书写完了。

    从一开始的每天一万字,但后来每天两三万,她这本书一共写了两百多万字,历时半年,后台收入有三百多万,还不包括其他版权分成,在他们网站已经算是红文了。

    可即使是这样,这些钱还是不够“天福之家”长久运营下去。

    要想将这份救助事业一直做下去,任陶微还得想其他法子赚钱,省钱。

    伤一好,她就去了天福之家。

    她跟毛奶奶他们商议了下,觉得乐园里最大的开销就是宠物的粮食。

    这些粮原本她都是直接问认识的宠物店买的,即使老板们已经给了她最低的折扣,可是对于一个拥有两百多只猫狗的乐园来说,每个月的开销还是得按万计算。

    为了省钱,也为了保证宠物的健康,任陶微想了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他们自己生产猫粮跟狗粮。

    可是就算她知道粮食的配方,要想找到一家愿意替她生产粮食的工厂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在这个想法被落实之前,她只能依旧每个月几万地往外撒钱。

    所有人包括跟她一起做宠物救助的老板人都在劝她,说慈善虽好,可是得有个度,你不是亿万富翁,你也没有千万身价,你赚钱也很辛苦,为何要这么不把钱当钱用呢。

    现在园内这么多猫狗就够了,不要再收新的了。

    话虽这么说没错,可是当有人把受伤的猫狗送过来,任陶微见了,她还是没法说句不救,或者不收。

    她的心一直都很软,软得自己都知道她无药可救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城市的好心人不只她一个,有不少爱猫爱狗人士,听说了“天福之家”的故事,跑来她这领养猫狗。

    对于领养的主人,任陶微要求很是严格,除了基本的养宠物条件外,她还有一条定期回访。

    虽然有很多人因为回访这个条件,放弃了对天福之家猫狗的领养,可对任陶微来说,她得对每一条生命负责。

    如果她不能给她收养的宠物们找到一个好家,她宁愿自己养着它们。

    为了维系“天福之家”的日常开销,任陶微没休息多久,又在网站开了新书。

    可是写书不一定能保证本本书都能赚很多钱,并且网上新书都要写一段时间才能看到收益,所以任陶微又做起了老本行。

    写书之余,她给不少建筑公司画起了图纸。

    至于她的猫咖,有岑洛玖她们替她打理,省了她不少力气。

    岑洛玖也没有闲着,期末考一结束,寒假她没有回家,而是继续留在猫咖店里帮忙。

    摄影工作室那边有活的话,她就过去,没活的话,她就一直待在猫咖店里招揽客人,并且在网上帮任陶微找合适的宠物粮生产商。

    而她之所以能这般怡然自得地做她想做的事,她父母不来管她,全仰仗于胡言的教学视频,让她头一次期末考门门学科都过了及格线。

    没有挂科,不用补考,她爸高兴得还奖励了她一万块红包。

    为了感谢胡大爷,她最后还是把那本签名版的《一字诀天下》给了李洋,让他转交给胡言。

    可是那胡大爷,收到书后连句“谢谢”都没有跟她说,她还在他的黑名单里没有被拉出来。

    不过岑洛玖也无所谓,后面都没有考试了,她也不用再拍胡言马屁了。

    时间过得飞快,冬过春来,转眼,夏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