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即刻恋爱
第四章:酸酪3
    闹钟一响,任陶微连忙从梦中惊醒过来,紧张地看了眼睡在身旁的小奶猫。

    见其呼吸平稳,并无异样,她才暗自松了口气,掀起小毯子的一角,帮小奶猫重新盖好,坐在一旁继续守着它。

    这是一只才一个半月大的英短蓝猫,一个礼拜前,它因为呕吐不止、不吃饭,由主人带着去黎先生的宠物医院就诊,被确诊得了猫瘟。

    猫瘟对猫来说,是一种致死率极高的病,特别是这种一个半月都未打过疫苗的小奶猫,死亡率更是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

    它的主人一听到高昂的治疗费后当场就放弃了治疗,扔下它走了。

    黎先生他们原本打算给这只小猫进行安乐死,任陶微正好到他店里拿她给“天福之家”的宝贝们买的驱虫药,听闻了这件事,看那只小猫除了不吃饭外,精神还好,就跟黎先生商量了下,想尝试救下这只猫,医疗费她来出。

    黎先生也是个好人,听闻她要救猫后,便直接免去了医疗费用,直接对这只小猫进行了输液治疗。

    治疗猫瘟最重要是打单抗跟打干扰素,还有就是给它输液让它身体不脱水。可是这只猫太小,不能输液太长时间,黎先生他们决定保守治疗,只给小猫输液三天,剩下的只能靠打针跟猫自身的体质撑过去了。

    一般猫瘟治疗的周期是7天,很多宠物医生都认为,如果7天后,这只猫的猫瘟还不好,那么说明它是没救了。

    但是任陶微不相信这,因为她自己家养的皮皮蛋蛋都是刚买回来就发现得了猫瘟的。

    当时蛋蛋输液五天就好了,可是皮皮输液十三天,病情越来越差,甚至都到了猫瘟晚期,开始拉血了,医生都说没救了,建议她给皮皮安乐死,她死活没有答应。

    医生说再继续输液已经没意义了,都放弃治疗皮皮了,她自己把皮皮抱回了家,从网上找偏方,给皮皮喂小孩吃的止泻药跟葡萄糖,补充猫营养的AD罐头,全部混在一个针管里,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给皮皮喂。

    所有人都说猫有九条命,猫的忍痛能力很强,只要主人愿意陪着它们,它们会为了主人加油活下去的。

    那时候的任陶微,刚回到这个城市,什么都没有,她没有猫咖,也没有父母亲人,她就一个人,在市区里租了个房子生活着。

    为了缓解孤单,她向高中同学买了两只猫,结果同学竟然给了她两只病猫。

    即使当时皮皮蛋蛋她只养了两天,可是就这两天,让她无法再丢下这两条小生命。

    她拼命地救着皮皮,尽她一切的力量,在狭窄的出租屋里,不停地喂药祈祷,希望老天爷能听到她的心声,希望皮皮能听懂到她的话,能为了她挺过去。

    她一直记得,有一天晚上,皮皮突然呼吸急促,差点没撑过去,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她的怀中,差点没挺过去。

    她哭着喊它的名字,就像当年她哭着喊妈妈一样,皮皮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呼吸渐渐平缓,挨过了那一晚上。第二天,它开始自己努力试着吃罐头,哪怕身上再没有力气,也要爬去猫砂盆上厕所。

    它小小的身子吊在猫砂盆边上进不去,一旁先病好的蛋蛋会用脑袋将它顶进猫砂盆,然后等它拉完,再用小脚拽皮皮出来。

    就这样,又治疗了三天,皮皮开始不吐不拉,正常吃饭了。

    那时候它跟蛋蛋刚满两个月,它比胖胖瘦了一圈,丑得像指环王里的那个咕噜,眼睛大大的,嘴巴还龅牙。

    可在任陶微眼里,皮皮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坚强。

    她无法想象,若当时失去了皮皮,她该怎么再一次熬过死亡带给她的痛苦。

    而今,皮皮蛋蛋都活着好好的,她的猫宝贝们都活得很幸福,就连她收养在“天福之家”的那些宝贝们也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一切让任陶微很满足。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任陶微都觉得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她对生活没有任何渴望,因为她只有一个人,她不需要为了谁去努力,去奋斗,甚至,她是生是死,都无人在意。

    可自从养了猫之后,任陶微找到了她努力活下去的意义,她活着,就是为了要给这些毛孩子一个家。

    她养得起一只就养一只,养得起两只就养两只……

    她负担不了一个人的人生,但她可以负担一只猫狗的人生。

    所以为了给越来越多被抛弃、无家可归的猫孩子一个家,她才有了赚钱的渴望,才那么拼命地想要活下去,她的人生才感觉到充实。

    也许在很多人眼中,她是个很不可理喻、甚至过分理想主义的人,可是任陶微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

    因为人从来都不该是为别人而活的,除了她自己,谁也不知道她追求的是什么,她想要的又是什么。

    这只小奶猫的病情要比当时的皮皮好很多,可是最大的问题,就是它主人抛弃了它,它晚上得留院治疗。

    黎先生的医院里晚上没有人值班,任陶微担心这猫太小,晚上独自在那害怕,又怕它没有人陪着内心脆弱,病情加重,于是在这只小奶猫输液的过程中,她都抱着笔记本坐在它身旁一边写字一边陪着它,偶尔跟它说说话,喂它点好吃点。

    等它输完液了,她再开车带它去“天福之家”。

    乐园里也有毛孩子偶尔也会生病,所以毛奶奶在里面也设了个简单的医疗场所。

    跟宠物医院不一样,“天福之家”在设计图纸的时候,任陶微就在里面留了一间温馨的住房。每天都会有一个工作人员留宿在那,以防园内有什么突发情况发生。

    猫瘟的猫需要单独隔离起来,为了给这只小猫一个温暖的治疗缓解,这几日,任陶微成了乐园里的留宿者。

    她在房间里安置了新的猫用品,将自己跟小猫单独隔离了起来。

    连续输了三天液,小猫的病情好转了许多,它不吐了,也能自己吃点东西了,就是晚上体温偶尔还是会有些升高。

    有了皮皮的前车之鉴,任陶微照顾起这只猫来轻松不少。她依旧给自己定了闹钟,每一小时醒一次,察看下小猫的情况,能不睡就不睡,等小猫病情彻底好了再说。

    她给这只猫取了个名字,叫“福福”。

    她希望它病好后,能成为一个有福气的小猫。

    六天过去,福福的猫瘟终于好了。毛奶奶给它重新做了猫瘟测试,试纸条上显示它身上已经没有病毒了。

    为了保险起见,福福依旧被养在任陶微住的房间内。

    任陶微跟福福同住了好几天,福福特别黏她,她一时之间也有些舍不得离开这只小猫,便在“天福之家”多留宿了一晚,当天一并住下的还有毛奶奶。

    毛奶奶的老伴偷偷跟他的战友们出去旅游了,没有跟毛奶奶说。毛奶奶一气之下,不愿回家了,美名其曰是要陪任陶微解闷,实际上是想故意惹她先生急,好让他反省下自己的错误。

    老人家的小女人心思,任陶微就算看明白了,也没有拆穿,她由着毛奶奶住了下来。

    反正“天福之家”里什么都有,毛奶奶想住多久都可以。

    不过这一晚还好毛奶奶住下来了,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吃完晚饭,任陶微陪毛奶奶看了会电视,然后去洗了个澡。结果澡洗了一半,她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绞痛,连忙穿了衣服去上厕所。

    一连拉了好几次,感觉胃都要被她拉空了,可是她的肚子依旧还是很疼,额头上也在开始疯狂地冒冷汗,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了了,硬撑着离开了卫生间,去喊毛奶奶。

    毛奶奶闻声,连忙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见她满脸苍白,嘴唇都紫了,被她吓了不轻,立刻给她号了下脉,问了下症状,然后一脸严肃地告诉任陶微:“小微啊,我疼成这样,可能是阑尾炎,得去医院!”

    “医院?”任陶微心怯道,下意识地抬眼看了下墙壁上的挂钟。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们在乡下,毛奶奶又不会开车,这个点,她疼成这样怎么去医院啊!

    刚想着,肚子里又一阵绞痛,任陶微疼得“哎呀”几声,跳脚又跑进了卫生间。

    “小微,你还好吗?”门外,毛奶奶担忧地问她。

    任陶微虚脱地坐在马桶上,疼得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

    见她不吭声,毛奶奶急着叹了口气,在外头给人打起电话来。

    任陶微脑袋浑浑的,听不清毛奶奶都讲了些什么,只听到她朝电话里的人咋呼了一声“让你来就来,怎么大了,奶奶就差遣不动你了,地址我发你微信上了”,然后就什么也听不清了。

    二十分钟后,任陶微由毛奶奶搀扶着下了楼,蹲在“天福之家”院子口,等着毛奶奶喊的人送她去医院。

    没多久,道路上突然有车灯照了进来,一辆黑色的S级奔驰停在了她们面前,车上走下来一个人。

    任陶微捂着肚子蹲在地上,都没力气抬头看来人,只是双眼游离地盯着前方慢慢朝她们走来的两条大长腿。

    黑色休闲裤,白色椰子鞋,这搭配……

    嗯,没看到脸,她不予评价。

    但是这鞋码还挺大的,是个男的?

    等等,毛奶奶叫的是男人吗?

    “奶奶,我来了。”一道清冷的嗓音自头上传来,那双白色椰子鞋明晃晃地停在了她的眼前。

    这声音怎么莫名有点耳熟啊!

    任陶微用尽全力,猛地抬头一看。

    不看还好,一看她被吓得身子当场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来人听到脚下动静,闻声朝她看了过来。

    澄澈的眸子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她的目光正好与他对上。

    瞬间,任陶微清晰地看到那人双眼微眯了下,眉头近乎不悦地皱了起来。

    耳边传来毛奶奶爽快的介绍声。

    “小微,这是我孙子,胡言。言言,小微肚子疼,你快送她去医院,我就怕她是阑尾炎。”

    任陶微瘫坐在地上,望着冷脸瞪着她的胡言,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半年不见,小胡医生还是那般风采照人,模样好认得一比啊!

    可能是受惊过度,任陶微突然感觉肚子没那么疼了,她不想去医院了,正要挣扎着从地上起来,胡言已经被毛奶奶催促着走到了她的面前。

    未等任陶微伸手推拦,他弯下腰,伸手,面部表情将任陶微从地上抱了起来,朝路边停着的大奔走了过去。

    任陶微身子僵直地被他抱在怀里,尴尬癌都要犯了。

    她双手僵在一边,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最后索性两手往脸上一抹,遮住了眼睛。

    算了,只要她看不见,尴尬的就不是她。

    身后传来毛奶奶不放心的嘱咐声:“言言,开车注意点,路上小心,小微有什么事你记得及时通知我。”

    “知道了,你早点睡吧。”胡言不耐地回了一句,拉开后座的门,直接将任陶微扔了进去。

    任陶微捂着脸,下意识地往车内挪动了一些。

    她想过了,只要对方不先说话,她保证也不说话。

    他要跟她说话,她就当没认出他来。

    反正他俩也不熟,就医院打过两次照面。

    她可不想再听他亲口对她说一遍,任小姐,请自重。

    哎!她这体质!

    保质期只有半年吗?好不容易坚持半年没生过病进过医院了,现在是又废了吗?

    老天保佑,让她千万不要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