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韶光寒
像雨像雾又像风(3)
    “这里石头上有油烟味,味道顺风而来,算依照这个季节的风向,说来人是从东侧过来的,味道的浓重说明几乎是每天发生,那边靠深海所以应该是夜行的渔船。这里还有一种香味,不浓,但存在,说明这里会有人祭拜,应该是初一十五,每月两次的频率。还有就是海货……”

    楼邵华缓缓转过身,伸手指向另一侧的礁石方向,接着道:“那里有海货,但是却经常被人取走,所以有没有腐烂的味道,只有新鲜的味道,我猜……取海带的人快来了吧,那应该是个妇人。”

    三小姐任由他从头到尾的解述,唇角有一丝弧度,并不太过意外,更多的是一种探究,双手环胸将他上下打量之后笑了。

    “有意思。”

    “我当小姐是在夸我。”

    “你这么聪明,那不妨再猜猜,我现在想什么?”

    “不,这个……我想我永远都不愿意猜到。”楼邵华笑着转身,负手迎向东方,那里正有条半旧的渔船缓缓而来,有渔妇边做着手上的活,边将粗狂的歌声在晨曦中传响,一个纤细的孩子也跟着这个妇人的声音在学习渔歌,然后孩子大声的叫了起来,招呼着自己的母亲看向礁石上的两人。

    “看来我们都输了,是个孩子。”楼邵华笑叹。

    两人声称是自商船上遇海城盗,为逃跑而不慎落水,之后奋力游到岸上,渔民们虽叹为奇怪但也不曾多置疑,

    一个时辰后,楼邵华在渔船上换了干净的粗布短打,穿上布鞋,由那个孩子带出舱来到吃早点的甲板上。

    “哟,生得好看就是好,穿件破旧衫都中看。”妇人粗着嗓子边端上盆鱼粥边感叹。

    “谢谢大姐。”楼邵华微笑回应。

    “我说的是你家婆姨。”妇人笑开,引得旁边众人也都笑了,唯有正走到半道而来的三小姐瞬间红了脸,尴尬到无法举步。

    饭后,在与一众光渔家作别后,三小姐与楼邵华绕到了后方的空甲板上,三小姐当即以长簪子抵上了楼邵华的后颈。

    “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动你。”

    “我现在可是你的未婚夫婿,我们是要去海城寻亲的,大安平平安安相安无事也罢,如果现在我出了事,他们会送你见官,然后……”

    楼邵华话未说完,但意思却也明了,而三小姐自己心里也明白他所指,现在是不能动他的,恰好渔家的脚步声自后方传来,楼邵华顺势转过身,握住了三小姐握着簪子的手,故作亲昵地带着她的肩膀轻轻一转,握住她散下的满头青丝替她作势挽起了发髻。

    渔家端着浆洗完的衣物来凉晒,见到两人就笑言打趣儿起来,感叹年轻就是好,又道将来他们的亲事办喜宴时,他们全家一定要登门讨酒,凑份热闹。

    入夜,楼邵华与渔家的孩子共睡一室,三小姐则另外腾挪出一间屋子暂居一晚,孩子自小与父母一起出海,不是在船上就是在渔村,最远的地方也是去集市送鱼,所以在睡前一直纠缠着楼邵华讲故事,讲海城,或是杭州,最后问到北平。

    孩子想知道,北平是不是真的那么繁华热闹似天堂,是不是真的夜夜笙歌从不息,是不是都是金子铺的路,银子做的树,是不是人们穿在身上的都是绫罗丝绸,头上戴的都是翡翠碧玉。

    楼邵华听着孩子自己相像里北平的模样,一直没的打断,由他自己描绘了一个理想国,最后逐渐在对这样一个理想国的憧憬中微笑睡去。

    为他盖上被子后楼邵华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发现那里也有另一个深夜未眠人。三小姐站在船首,迎望着天际的月亮,皎洁的光在她的周身罩上一层朦胧白润,当楼邵华走过来在几步之外停下后,她也不为所动。

    “你在骗他。”三小姐开口。

    “非也,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所北平……”

    “当个孩子真好,只需要知晓好的事情,不用知道真的。”

    “三小姐去过北平吗?”

    “一所废城,不该去,也不想去。”

    楼邵华笑了笑,没有说话,负着手与她并立,感受微寒的夜风徐徐而过。